娄底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教我妖术的女孩 第四百九十四章 易容术的正确用法

发布时间:2020-01-10 09:21:31 编辑:笔名

教我妖术的女孩 第四百九十四章 易容术的正确用法

易章弋揉了揉耳朵,对林子夜问道:“师傅,我的耳朵是不是出现幻听了,你帮我瞧瞧。”

“什么幻听?”

“就是……”易章弋打量了林子夜一番,说道:“师傅,你确定现在的你就是你,而不是你的第二体吧?”

对于林子夜的高谈阔论,易章弋大为惊诧,这还是以前单纯可爱的林子夜么,怎么忽然间城府这么深,居然知道‘同气连枝’这个成语,她什么时候查的字典,我怎么不知道?

合理的解释就是,眼前的人便是她的第二体了,一个典型的理性性格。

“你不会是在怀疑,刚才和你对话的是我的另一半吧?”

易章弋郁闷的说道:“怎么可能怀疑你呢,我敢确定你就是她,不对,你不是她,不,她不是你,嗯……也不对,她不是她!”

易章弋有些搞混了,思维则陷入了死循环,各种乱七八糟的思维纠缠在一起,形成通俗所说的疙瘩,解都解不开。

“小弋!”

林子夜叉起腰来,仿若小夜叉般的口气对易章弋继续说道:“你要是再胡思乱想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对嘛,这才是真的你嘛!”

易章弋摊了摊手,说道。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林子夜很巧妙的脱离了刚才的话题,转而对易章弋说道。

“还能去哪里……”

易章弋指了指自己身上的伤,说道:“我的身体还没复原,暂时是不能再调查这个‘三号基地’了……”

听到这里,林子夜再度低下了头,含羞的对易章弋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小弋,要不是我的冲动,你也不至于会是现在这般模样……”

易章弋见惯了林子夜率直的性格,像这么内疚着向易章弋诚恳道歉还属第一次,说实话易章弋很是不习惯,他宁愿自己挂了,也不愿意看见林子夜内疚的表情。

“不用再计较这种事,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当是一个教训吧,以后千万被自作主张了,我想一辈子这样保护你,而不希望这一辈子,只有这短短的二十几年。”

易章弋看着天空,仿佛一个伟大的哲人,很是认真,很是深沉的与林子夜交谈着,林子夜也仿佛重新认识了易章弋一般,或许是因为易章弋与他的第二体的融合,才会有这番真情流露吧!

林子夜自然是大为感动,不过眼泪却是没有配合场景顺其自然的流下,大概是刚才为易章弋哭过的缘故,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存货’了吧。

“说实在的……”易章弋脸上挂满笑容,对林子夜说道:“记得那会儿你向那眼镜男求情的时候,真的很可爱,真的……”

“讨厌!”

林子夜想了一想,自己怎么可能那么愚蠢的做出那么幼稚的事情,明明知道那眼镜男不可能被自己的一番求情而动容,但还是做出了那般表情与动作,也许是因为那会儿大脑秀逗的缘故吧。

被易章弋这么一说,林子夜的小脸蛋自然不自禁的一红,跺了跺脚,脱口而出。

“我以师傅的身份来命令你,从现在开始忘记在三号基地所发生的事,听明白了么!”

林子夜眉头一皱,表示很是生气,不过皱眉的一瞬,那可爱动人的模样再次印在了易章弋的脑海之中,满满的幸福感充斥在自己的身心之上,感觉再没有比这更为美妙的事情发生了。

“什么三号基地?”易章弋故意装作失忆的样子对林子夜回答说道。

“嗯,不错,挺有悟性的嘛!”林子夜高兴的笑了笑,继续说道:“只要你这么想,不久之后就能真的会忘了这件事!”

“嗯!”易章弋简单的答应了一声。

易章弋转过头去嘿嘿一笑,心道,这般美好的画面怎么可能说忘就忘,这般美好的画面,不是几张照片便能够诠释的,照片会随着岁月的侵蚀而失真,而深刻印在自己心里的美好是永远不会褪色的。

“那我们回家去吧,我怕老妈担心我们两个,”易章弋看了看天色继续说道,“另外天都暗下来了,到了该吃晚饭的时间,我们在回家的路上顺便买一些蔬菜之类的,晚饭炒几个菜吃。”

易章弋说道。

“现在不能回去,小弋你的伤……”林子夜担心的说道。

这么严重的伤,要是被易母看到了还不得吓坏了。

“我的伤么?”

易章弋笑了笑,说道:“师傅你忘了,有一种叫做‘易容’的妖术?!”

“对对对!”林子夜连连答道:“用易容术将你身上的伤口遮住,只要不做太剧烈的运动,便和普通人一般无二,妈是看不出来的……”

忽然间,又有一股叫做‘幸福’的暖流袭遍易章弋全身,林子夜的说法,就像是易章弋和林子夜已经成婚一样,那易章弋还不得开心到死啊!

可这幸福感之中,还包含着一种愧疚之感,接着易章弋便想到了潇潇,自己的现任女朋友。

说直白一点,现在的易章弋是在劈腿其他女人,有点不太像主角该有的作风,可感觉是不会错的,自己爱的的确是眼前的林子夜,而不是和林子夜一样单纯可爱的潇潇。

易章弋再度为之后怎么跟潇潇开口说‘分手’大伤脑筋了。

“师傅你帮我吧,我现在的两条胳膊虽然勉强能动,但要施展易容术,是不太可能了,”易章弋说着就要闭着眼睛等待林子夜的施术了,忽然间想到了一点便补充道:“师傅,要量力而行,如果你的妖力不够充沛的话,我们找个地方冥想一番再做打算。”

林子夜嗯了一声,说道:“没事,我所剩的妖力足够使用易容术了。”

易章弋缓缓的点了点头,便闭上了眼睛。

易容术,说白了,就是障眼法,如果同为异能者的话,或许能够识破一些低等级的易容术,而如果只是普通人的话,是决计不会识破林子夜的易容术的。

随着木之力的再度运用,十分钟之后,易章弋已经像个正常人一般了,青春活力,散发着朝气。但易章弋知道,现在的自己实际上和花瓶一样,经不起打摔,经不起撕破这一曾伪装。

反观林子夜,她的状态却不如之前了,易章弋注意到,林子夜在施完易容术之后,身形有些晃动,双脚像极了踩在棉花糖上一般,虽然她极力的掩饰着自己妖力透支的事实,但还是瞒不过易章弋的眼睛,毕竟在接近半年的妖术修炼之后,易章弋已然是个老油条了。

不过易章弋却没有像平时那样揭穿林子夜的‘骗术’,反而对林子夜说道:“师傅,我们打个车回家去吧,自从学会飞行之后,很少坐车了,都差点忘了坐车的感觉。”

林子夜‘很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嘴巴还在抱怨说道:“本来想将你收到腰带里带你飞回家里去呢!”

易章弋笑了笑,便和林子夜相互搀扶着往两公里以外的高速路上行进了。

说实话,易章弋不担心自己会摔倒,反而是在担心林子夜会摔倒,所以他将身体里仅存的一部分力量分成了两半,一半用于脚上,一半用于自己的手臂。

易章弋低下头看了看林子夜,发现她像是有些困了,眼皮直往下垂,而离高速公路还有一公里。

终于,在快接近高速路口的时候,林子夜睡着了,居然走着走着就睡着了,易章弋无奈的只好一使劲,将林子夜抱在了怀里,身体一沉,就这样走到了高速路口。

按理说高速路上不准停车,在这里是打不到车的,但易章弋知道,这里不缺经过的车辆,尤其是黑车,在这里屡见不鲜,这事儿是张星跟他说的。

说有一次他和朋友一块到离这里很远,但却同属一条高速路的地方游玩,到接近晚上的时候,他们想要回家,便碰到很多黑车,本来是图个方便,更图省钱,才搭了这么一辆黑车。

上车的时候说的好好的,一百五十公里按十块的起步价起步后每公里三块钱,等到达地点,张星付给黑车司机457块钱之后,黑车司机却说不够

,从车内拿出一根二尺长的球棒,非要让张星及同伴拿出一千块钱来,否则别想离开这里。

最后没办法,所有人将钱凑出一千块来,这黑车司机才同意让他们离开。

张星和易章弋冯嗣苏唐将这件事的时候,可谓是声泪俱下,强烈要求我们以后就算再荒郊野外露宿一晚也不要紧,最重要的便是不要碰见黑车司机,否则你就等着吃亏吧!

那时候易章弋将张星的话牢牢记在了心里,暗想以后决计不会乘坐黑车。

但现在易章弋却不这么想了,一来,自己有钱,就算黑车司机敲竹杠自己也能随随便便吓唬住他,二来,不就是个黑车司机么,自己现在是什么人,就算自己负了伤,俗话说的好啊,破船还有三斤钉呢,更何况自己比破船更有优势。

于是,易章弋便在高速路口处等起车来。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朱显玉
包钢医院
湖南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深圳哪些检查妇科的医院好些
金华重点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