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炊事员张丽娟同学

发布时间:2019-07-14 03:26:07 编辑:笔名

炊事员——张丽娟同学

照片左边的是张丽娟同学,中学毕业我们一起下乡,来到盘锦东郭围场,那里是荒芜、贫瘠、人烟稀少的茫茫戈壁滩,下乡第二天,她就当上二连食堂炊事员,她个不高,也不太胖,眼睛不大,特爱笑。

看见她那熟悉的面容,想起刚下乡时,我们的食堂,就靠近宿舍傍边的一栋西厢房,三间土坯房,一间是仓库装一些劳动用具,一间是炊事员宿舍,一间大点屋做饭,三口大锅,一个做饭帖大饼子,一个炖菜,一个闲着,靠墙放着几口大缸,淹着咸菜,还有一个特大号的缸装水,洗菜淘米用,屋里还经常放一些柴禾,同学们都是打完饭就走,夏天在外面蹲着吃,冬天就打好饭回宿舍吃,食堂里根本没地方。

那时,城里来的学生那会做大锅饭啊?火也掌握不好,高粱米饭不是做夹生了就是没熟,苞米面大饼子不是下面糊了就是上面没熟,没少挨同学们骂,她也没少留下心酸的眼泪,有时候,柴禾湿不好烧,有时候,风向不对,那柴禾点不着,烟还不小,浓烟滚滚,那才呛人呢,她不知流了多少泪。现在想起来,心里挺难过,我们都是从城里来的同龄学生啊?她们真不容易啊?

记得那年冬天,我们出民工,她和伙食长去的,我们住在工地上,一间十分简陋的土坯房,屋里灰掉林立,四面透风,东屋住男生,西屋住女生,中间过道做饭,她和伙食长凌晨三点钟起来就开始烧火,那年冬天还特别的冷,晚上挑的一缸水,早上起来一看全冻了,她就用火烤,烤化了淘米做饭,那水是拔凉拔凉的,有时候,柴禾不好烧,风向不对,火就是点不着,满屋的浓烟,呛得她泪水哗哗流,她没一句怨言,咬紧牙,保证同学们按时吃上饭,那时,我们真的一点不理解她们,现在想起来,她们是那么的可敬可爱!

做完早饭,同学们出工了,她们本来可以休息休息,不行啊?挑水、洗菜、淘米,有时还要切点肉,出工时吃的相对好些,开始忙碌中午饭,中午饭做好了还要挑到工地上去,工地泥泞马车、拖拉机都进不去,全靠人挑,伙食长挑一桶饭一桶菜,她挑多半桶饭一桶碗筷,俗话说:千里走路不拿柴,本来就不太高的她,被扁担压得更矮了,不论酷暑严寒,刮风下雨,她们每天都奔波在送饭路上,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现在想起来,我们的炊事员是多么的辛苦忙碌啊!

每到年节放假,炊事员还要留下一个,给留守同学做饭,不能和家人团聚,那时,我们十分不理解炊事员,经常说她们吃肥了,养胖了,脑袋睡扁了。

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们都已经养家糊口,当上了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在回想当年的她们——炊事员,感慨万千,说一句迟到的心里话:炊事员,你们辛苦了!我们感谢你!

2016年2月14日

腹腔镜治疗精索静脉曲张的特点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