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西部民营企业产业升级渐行渐近

2018-12-13 20:15:36

西部民营企业产业升级渐行渐近

身处西部的重庆市,上半年交出了靓丽的经济答卷。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黄奇帆说,六个指标都是非常令人愉快的,比如说GDP增长15.2%,投资增长30%,规模以上工业销售增长34%,比全国10%增加1倍以上,特别是外贸进出口,重庆去年30%多,今年46%的增长。

在东部外贸处于困难的时候,重庆外贸大幅度上升需要一个解释。

对出口创汇企业给予一定的扶持。对所有要素市场、房地产市场、贸促会等各种交易启动免费机制,交易市场产生的契税、营业税、个税减半。重庆市政协副主席、重庆市工商联主席孙甚林接受本报专访的时候表示。

除此之外,近些年国家向西部倾斜的政策,已经逐步开始在这轮宏调中产生效果。如所得税,今年以来全国各地的企业都进入到25%,但重庆继续是15%。

对于重庆的民资来说,在政策红利之下,还有更难走的路:产业升级路。

企业都在经历一场洗礼

《21世纪》:今年是宏观经济形势比较困难的一年。东部民企早受到影响。对于身处西部的重庆来说,民企发展现状如何?

孙甚林:重庆市工商联有一个双月会制度了解民营企业发展和运行的情况。今年,重庆市工商联还针对新劳动合同法实施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调查活动。从今年上半年全市非公有制经济产业活动单位达到73.71万户,比上年未增加4.61万余户,实现增加值1201.6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2.6%,占全市GDP57.1%,完成出口交货值18.8亿元。这些经济指标显示,重庆市非公经济持续向好的方面发展。

但是,从总的经济运行环境来说,今年确实如温总理所说,是一个比较艰难的一年。对民营企业直观的感受就是成本升了、款难贷了。原材料,劳动力成本上涨,尤其影响到重庆的摩配,零部件生产企业和房地产。现在钢材每吨6000元,三年前才2000多。还有劳动法实施,这个成本,至少升占40%。企业的利润空间必然被压缩。可以说每个行业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21世纪》:与2004年相比,这次重庆民企碰到的问题有那些异同,原因是什么?

孙甚林:从表象来看,都表现为投资过热,结构性通胀,但产生原因却不同。2004年主要是由于国家基础建设投资过热,产生部分行业,如钢铁、水泥、铝合金等基础材料的价格上涨。这是我们国内遇到的问题,通过国家的调控,能产生好的效果。但是,今年的情况却有点不同,这次是由于美国次贷危机造成的经济衰退、人民币汇率上升、能源危机、粮油价格上涨,外部环境对于已融入世界经济的我国影响却是巨大的,特别是出口型经济。

《21世纪》:据你了解,重庆政府方面,目前主要采取了那些办法应付当前困难?

孙甚林:针对经济运行的困难,重庆市政府采取了积极的应对措施,帮助企业解决困难还是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这些措施主要包括:对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高度关注。对出口创汇企业给予一定的扶持。对所有要素市场、房地产市场、贸促会等各种交易启动免费机制,交易市场产生的契税、营业税、个税减半。还有财政拿钱保证电煤供应等等。至于这些措施所产生效果,在前面我提到的一季度全市非公经济完成情况就可以说明了。

民企产业升级选择

《21世纪》:西部地处内陆,外向型经济不发达,这使其与东部民企面临的压力有所不同,如何看待西部民企发展路径?

孙甚林:确实如此,东西部民企受宏观调控的压力不一样。重庆地处内陆,外向型经济不发达,我们90%的产品都是以内销为主,受人民币汇率和国际市场变化的影响要比东部沿海地区小得多,因此才会出现东部产业西迁的问题。这也是坏事变好事。

对于重庆的企业来说,东部产业西迁,城乡统筹建设,正是重庆民企发展的大好机遇,别特是向外向型经济调整,参与出口产品加工贸易,以及国际服务外包等的良好机会。

我相信,经过这次大规模的产业结构调整后,东部地区的民企将会向自有知识产权、高技术、高附加值、低能耗、低污染的产业发展,成为外向型经济产业链上的技术和市场两端,起到龙头的作用;而西部地区的民企将利用土地、资源、用工成本等优势,成为外向型经济产业链中的加工环节。

《21世纪》:现在所谈的问题,如原材料上涨、融资难等这些问题一直存在。民企自己能做什么?

孙甚林:面对经营环境的变化,每个企业不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的都会有所行动,毕竟适者才能生存。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上策是提高产品的技术含量,增加产品的附加值;中策是挖掘潜力,低成本,或规模出效益;下策是变现回笼现金保存实力,或转向进入相对利润高的行业。

《21世纪》:一些民企都在翘首政府的救市政策。你觉得政府能够多大程度上解决那些问题?

孙甚林:当前发展民营经济主要解决的问题有四个方面: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政策环境还不够宽松;放开市场准入进展缓慢;行政管理不规范的现象依然存在;融资难仍然是制约企业发展壮大的主要瓶颈。

《21世纪》:从2004年的国家宏观调控开始,西部民企就在探寻产业升级的路径,这个还有多少路要走?

孙甚林:产业调整是一个不断循环上升的过程,特别是在开放经济条件下,这种调整会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频繁。西部民企产业升级我们一直在做,只是规模不大,没有找到好的路子,以前我们关注本地区,没有看到全国乃至全世界,同时机会也没有现在这么好。这次国家宏观调控以及世界经济变化的影响,产生了全国性的产业迁移,西部地区的政策和成本优势突出地显现出来了,对西部民企产业升级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在这个大的趋势下,这次的西部民企产业升级不会远了,规模比以往都还要大。

净化工作台
木船
功能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