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洪荒之门第五十五章钟韵之死

发布时间:2020-01-29 15:29:26 编辑:笔名

洪荒之门 第五十五章 :钟韵之死

吞天兽不停吞噬着四周的一切,已经有几名实力低微的青年武者被吞尽血盆大口。剩下众武者依然坚持不懈,使出浑身解数攻击着吞天兽。

不过,大家的攻击对于一个上古凶兽只是挠痒一般,很长一段时间过去,吞天兽依然完好无缺,只顾着吞噬。

“吼”忽然,半空之中吞天兽停止吞噬,大声咆哮一声。吼叫之后,吞天兽又是张开血盆大口,鼓足底气,朝着四周喷射。只见,之前被吞天兽吞噬下去的树叶,石头,以及已经成为尸体的武者及时从血盆大口之中飞出。

吐出之物速度之快,一旦触碰到武者,便直接惯天而出。数名武者皆是被吐出之物击杀。大家也停止攻击,一心躲避那吞天兽吐出杂物。

就在这时,商崴站立吞天兽之前,一道如同流光从吞天兽嘴中一闪而出,向着自己而来。当看清那是刚才二皇子所用的锋利宝剑之际,商崴顿时大惊。一旦被这东西刺到,定是瞬间灭杀。情急之下,商崴一把将身边一名女子往自己这里一拉,而自己借势而躲开。

“不要!”当宝剑迅速从女子身体惯体而出,叶天又是撕心裂肺喊了一句。身影之快,冲到女子身边抱住女子。“韵妹!”

这女子不是他人,正是叶天前世在钟家除了母亲之外,为一个喜欢与自己相处的钟韵。当叶天刚刚清醒过来,顺着龙秧与商柏所指而看向吞天兽之际,正好商崴和钟韵皆是站在吞天兽之前。那把宝剑从吞天兽口中而出,叶天看见商崴动作诡异,再看看商崴身边正是钟韵,顿时叶天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喊了一声,便冲向钟韵。

可这一切都迟了,那锋利宝剑依然毫不留情穿过钟韵身体。

叶天纵身一跃,抱住摇摇入坠的钟韵,两人在地上打了几滚。“韵妹,韵妹!”看着已经双眼闭起的钟韵,叶天歇斯底里地喊了几声。

渐渐地,听到叶天的呼喊,钟韵沉重的眼眸慢慢睁开,双眼已经开始空洞,两人四周的地上亦是血迹冉冉,“是天哥吗?”钟韵虚弱的声音从空中艰难发出。

“是我,我是天哥。我在这里!”叶天紧紧抱住钟韵,哽咽地回应。

“天哥,你在那里?你在哪里?”吞天兽那一击对于一个柔弱的钟韵来説,那是致命的。也许,是听到叶天的呼唤,钟韵才有这最后一口气。不过,钟韵双眼却是什么也看不到。明明叶天就在他的身边,可自己却看不见,甚至都感受不到叶天抱着的温暖。

“我在这里。”叶天一把抓住钟韵的双手,便将钟韵的双手慢慢放在自己的脸颊,让钟韵能够感受到。

“这种温暖的感觉,我一生都不会忘记。”双手触摸叶天脸颊的钟韵,苍白的脸上不禁多出一丝温馨的笑容。然而这微笑在叶天的眼里,却是那么心痛。“天哥,你知道你消失这段时间,我是有多担心吗?每天我都和叔母以泪洗面,每天都会在佛祖面前祈祷你安全。咳咳!”説了几句,钟韵咳嗽起来,嘴角流出大量血迹。

叶天眼中泪水已经控制不住,早已流落下来。

尽管身体已经十分虚弱,并且咳嗽出大量鲜血,但钟韵依然露出那副笑容,这笑容不管处什么境地,只要有叶天在,她都不会保持下去。钟韵坚持着,她还要话要説,如果不説,她害怕依然就没有説。

“别人看不出你叶天是天哥,但我却能。天哥哪怕化作清风,我依然一眼辨认出来。天哥,答应我,好好活下去。”话语之间,钟韵无力抬起右手,从身上拿出东西,颤颤巍巍递到叶天手里。

叶天接过钟韵所给之物,只见,几块招新的玉石闪着光芒堆叠在自己手里。钟韵递给叶天玉石,右手便一下滑了下去,最后一丝气息也随之消失。叶天想要抓住那将要落在的右手,却怎么也抓不到。

“韵妹!”叶天紧紧抱住怀中的钟韵,仰头对着天空大喊一声韵妹。那声音如同化作一条巨龙,欲撕裂苍穹。

在场的众武者包括吞天兽皆是被叶天怒吼之声给惊住,无数双目光齐聚在叶天与香消玉损的钟韵身上。

半空之中,钟韬看见叶天抱着已经去世的钟韵,顿时俯冲而下,一头冲到叶天身边,“叶天,你对钟韵做了什么,是你杀了钟韵!”

钟韬一心苦战吞天兽,商崴对钟韵所做的事情,当然没有看到。看到叶天抱着死去的钟韵,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将钟韵的死亡推卸到叶天身上。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叶天,你在説什么?”叶天空中发出几道低沉的声音,钟韬没有听清楚,继续问道。

叶天没有理会钟韬,如同钟韵一般,叶天双眼开始空洞。不过却区别于钟韵即将死亡的空洞。叶天的双眼之中如同一深渊,整个眼睛被黑暗覆盖。钟韵的尸体轻轻从叶天怀中滑落在地,而叶天则是站立起来,右手捂着脸庞。

“我要杀了你!”挡住脸庞的叶天忽然咆哮一声,并且快速将右手放下,顿时一副被黑色气体覆盖的整个脸庞展露在众武者面前。那如同恶魔一般的脸,顿时让在场一些武者胆战心惊。甚至就连与叶天关系友好的龙秧和商柏亦是一惊。

“我要杀了你!”叶天口中不停重复着一句话。伴随着话语,叶天甚至开始动了起来,每走一步,叶天身子就如同要跌倒一般。不过众人看到的却是每走一步,叶天身上黑色的气体变得愈加浓厚。仔细一看,叶天所走之处,地面花草开始枯萎,黑泥开始变黄。此刻的叶天就如同一只恶魔一般。

叶天所走的方向正是对着商崴。事情的当事人商崴心里当然清楚,叶天口中的你便是自己。商崴开始恐惧,开始为自己的命而担忧。他敢与叶天作对,那是他凭着自己是皇子,可是他却不敢和如今的叶天真正动手。自己不确定能不能战胜叶天之外,更多的是现如今的叶天模样与气息都让自己感到无力。

不行,我要逃,我不能死在叶天手里!商崴心中不停提醒自己。四周张望了一下,这里实力最高的便是自己的二哥,虽然平时大家都是各自为营,不过为力活命,只能索性一试。

“二哥,救我!”商崴一边呼喊二皇子,叶天跑到二皇子身后,紧紧躲在二皇子身后。

“你在干嘛?”此时的吞天兽不知为何停止行动,二皇子的视线则一直停留在黑化的叶天身上,商崴突然向自己求救顿时让自己有些弄不清东西。

商崴也知道如果将事实告诉二皇子,二皇子定不会帮助自己,反倒是不用叶天出手,估计整个钟家会因为一个钟韵,将自己的罪状告到商皇那里。轻diǎn,商皇只是取消自己的竞争皇位的资格。严重的便是为了拉住钟家这个中级势力,商皇狠心将自己送给钟家,任凭钟家发落。

“二哥,我亲眼看到叶天杀了钟家的女弟子,现在他想杀我灭口,你要救我啊。”商崴没有借口,只能以此一説。

但商崴的谎言在二皇子面前可一眼便被识破。二皇子闻名可不是靠着自身实力这一diǎn,更多的是二皇子拥有着皇者的头脑。他的情商和智商在整个大汤王朝都十分出色。不过,二皇子却没有立马拆穿商崴,低声对着身后商崴説道,“六弟,对我説谎话可不是一件好事。不过我这次,我会救你。不过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二皇子一出,商崴顿时额头渗出冷汗。不过为了活命,自己不能反抗一丝。二皇子的意思便是让自己放弃皇位竞争,推选二皇子为皇帝。

二皇子也没有等商崴回应,直接向着叶天走去。嘴角却是高高翘起。

佛山市顺德区陈村医院怎么样
湖州市南浔区菱湖人民医院怎么样
北京权威妇科医院
南宁治白癜风效果好的医院
菏泽癫痫病医院到哪里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