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绝世邪神4032女人

发布时间:2020-01-29 11:47:54 编辑:笔名

绝世邪神 4032 女人

(猫扑中文)而这整个不落圣城城主府中,一共也才十七位长老,也就是说,只有十七位长老才会有令牌,另外就是城主大人,以及城主大人的几位老婆才有令牌。

总共也不会有超过二十五块令牌,可以进入右边的门。

平时若是要传送的话,也是必须要有这些人领路,他们才可以进入这个里面的。

“看来还是挺复杂的,要进入其中,还得想点办法呀……”

叶楚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就现在这么一会儿,也有几个人进出了这城主府。

不过却没有人进入第九道门的传送塔处,他们应该也是没有资格进入这其中的,完全没有令牌,只是进入其它的右侧的几道门。

这小门一共有十二道,最右侧的三道门,一般是紫甲弟子的资格,他们只够资格进入这最右边的三道门。

其它的大部分人,走的是左边的九道门,而第九道又是传送塔所在的门,所以大部分人还是走的左边的八道门,以及右边的三道门。

第九道门,叶楚在这里等了好一会儿,有上百人出入这城主府,也没见人进入第九道门。

而且这里的守卫也没有令牌,一切令牌都要在进出者的身上,不得随借给他人。

想要进入第九道门,无非只有两个选择,要不就是守在这里,看看会不会有外面的城主府中的人,正好持有令牌的,进入城主府就直接进入第九道门的。

或者是要不就直接去找有令牌的人,从他们的身上,把令牌拿到手,再自己进去。

因为在这里,只要有令牌,这些守卫,或者是法阵也好,都不管你,只要你有令牌,不论是谁持有令牌都可以进入其中,并不会管你到底是不是城主府的人。

何况城主府中的人数这么多,这些守卫也不可能一个一个都认识,只是认识其中极小的一部分而已。

而在这里等,直接等到要使用传送阵的人,估计也要一定的时间。

据这些守卫所知,一般来说,几天的时间,会有一批人,会进入这第九道门。

因为偌大的一个圣城城主府,现在流动人口也这么多,使用点传送阵也是经常要做的事情,所以还是不需要等太久的。

于是乎,叶楚便在这里猫了下来。

就在城主府对面,一间豪华的酒楼住了下来,窗户就是正对着这边的情况,只要有人想进入第九道门他可以马上就过来这边。

当天夜里,叶楚刚刚看完无字天书,坐在窗边喝点小酒,准备在屋内泡个澡的。

可是这澡还没泡,城主府外面,来了一帮人。

之前来的都是三三两两的,但是这一下子来了几百号人,各色服饰的都有,老老少少的都有。

而且修为还有高有低的,但是都不弱,最强的一两位,应该是大魔神之境的强者。

叶楚扫了扫其中的几位魔神的元灵,得知了这些家伙,是为何而来的了,原来这些人是城主府中一位长老的亲戚。

他们都是来走亲戚的,说白了,就是要投靠这位城主府中的长老的,只不过还有大魔神,也来制造这长老,还真是奇葩。

不过当然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主要是因为这些人,得罪了一个邪修,小命不保了,这才来投靠的。

为首的两位大魔神,上前与守卫说明了情况,听说他是要来求见长老的守卫也不敢怠慢,马上就进入了法阵去通报了。

这上百人站在这城主府外,多半都是心神不宁的,显然是被这邪修给吓破了胆了。

一路上这些人的同伴,有不少人都死于那邪修之手,而且死状十分惨烈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跑到这里来求助一位与他们只有一些血缘关系的长老。

只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城主府毕竟是城主府,若是城主府肯收留他们的话,也许他们还有一线生机。

否则那邪修,马上就能追踪到他们,到时候他们就逃不掉了,因为追杀他们的那位邪修,会一种隐遁之术,还会追踪之术,说不定下一秒钟就会突然出现了。

所以即使是在城主府大门外了,这些人还是心神不宁,惊恐不已,警惕的盯着四周。

叶楚看了看这些家伙,不由得觉得有些意思,看来这些人是得罪了高人了,连大魔神也只能带着他们逃命。

而且还要逃到这里来求救,叶楚扫了其中的几位修为稍强的魔神的元灵得知他们有两个备案。

一嘛就是直接投靠城主府,归于他们那位亲戚长老的名下,若是投奔不成的话,就试着通过那位长老借助这里的传送阵,看能传送到哪里比较远的地方,就传送到哪里去。

然后再找一个地方,大家蛰伏起来,再好好修行,报不报仇的现在他们压根不敢想了,就只求能够保条小命就行了。

因为对方的实力,远强于他们,对方之所以没有一次杀光他们,就是要这样子折磨他们,让他们慢慢的意志垮掉,哪怕是死之后都要活在恐惧之中无法超生。

所以刚在这里等了一会儿,叶楚就发现了,北方的天空中,飘来了一片淡白色的云彩。猛的一看是没什么,感觉与周围的云层,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不过叶楚用天眼查看了一下之后,还是挑起了眉头,在那云层之中,确实是有一股独特的气息。

这股气息的主人,应该是一个奇异之人,竟然可以隐遁在云彩之中,寻常人是断然发现不了的。也就是叶楚如今的天眼,升级到了第四重,哪怕是在第三重的话,怕也无法发现这个家伙。

这家伙确实是藏的够深的,而下面的这些人,没有人发现那云有什么不同的,都在警惕的盯着四周,却没有人抬头看头顶的云彩。

“轰隆……”

云彩飘到了城主府上空,突然有一道黑光,从云彩中闪了出来,直接劈中了下面的带头的一位大魔神。

“啊……”

大魔神的神躯,瞬间便被打穿了一个洞,鲜血淋漓,顿时是疼的嗷叫了一声。

“不好,大家快逃!”

大魔神痛苦的大叫一声,掩着面上的鲜血,让其它的人赶紧逃。

“想逃,没这么容易呢……”

就在这时,云彩中又闪出了一圈黑光,将城主府大门面前,大概方圆两里的地方,给封印了。

那上百人,以及几十个守卫,都被封印在了其中,外面的人也无法看到这个法阵中的情况了。

但是确实是有一些人,发现了这边的动静,纷纷侧目过来。

叶楚此时,眼中也是黑金之光大作,天眼再一次发威,直接透过了这家伙布下的法阵,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几个刚刚想逃的人,瞬间便被黑煞之气给缠上了,倒在地上痛苦不堪的流血不止,身上开始溃烂,大量的黑血从里面冒出来,瞬间就毁了容了,痛苦十分惊恐。

不仅如此,几十个守卫,此时想打开法阵,跑回到城主府中去,却也不幸有几人,被黑煞之气给击中。

在云彩中,有一道道的黑煞之剑飞过来,连大魔神也无法抵挡这些东西,纷纷中了招痛苦的倒地。

城主府大门前,化身成为了一个人间地狱呀,他们想逃出来却苦于无门,但是这种黑煞之水,却又不会短时间要了他们的命,而是慢慢的折磨他们。

“这是有什么仇,什么怨呀,哎……”

叶楚也很无奈,这样的场景,确实是有些过于歹毒了,这种黑煞之水,不是别物。

竟然是死亡之液,毁灭之液。

这种东西,就算是大魔神被沾上了,也十分麻烦,轻而废去你的灵力,让你元灵慢慢腐蚀,重则当场身亡。

而且一旦被这个给弄死了,永世不入轮回,会成为孤魂厉鬼。

对方用这么阴毒的手段,确实是有些过了,不过试想,若非有什么绝世大仇的话,想必也不会有这样的手段。

而且就在城主府的大门外,对方的实力也是超强的,要不然也不会无所顾忌了。

“什么人!”

“敢在我城主府外施邪法,找死!”

这时候城主府内,传来了几声怒喝,几道神光从城主府中溢了出来,化作几股清流,要清除掉这些煞气。

“滚开!”

“本座之事,容得了你们管!”

云彩中的强者,却毫不在意,这所谓的城主府,小小的圣城城主府,要是敢管自己的事情,便灭了他这城主府中的所有人。

“狂妄!”

城主府内,一道人影从里面冲了出来,持一把光剑斩向了那朵云彩。

“轰……”

这家伙是一位中阶大魔神,这一击,应该也是他的最强一击了,可是光剑还没有冲到云彩中。

这时候云彩中又出了一剑,直接将这光剑给击碎了,中阶大魔神直接被人用剑,扎穿了肚子,鲜血狂流。

堂堂的中阶大魔神,被人钉在虚空中,整个腰骨都折了,腰弯成了一张拱桥,飘浮在半空中,十分的惨烈。

“道友手下留情……”

这时候城主府中,一道人影又出现了,一身黑甲的中年人出现了,头顶戴着一只凤冠。

出现在了中阶大魔神的旁边,右手一挥,便将这中阶大魔神肚上的神剑给撤掉了,同时用道力封住了他肚上的伤口。

“还请道友手下留情,这些人我们城主府不管。”

这人的实力,显然达到了魔仙之境了,实力远强于这位中阶大魔神,但是还是出来阻拦了。

“哼!”

“算你识趣,本座就逃了你们!”

“赶紧滚吧!”

即使是如此,这神秘人,也不会给这个人太大的面子,该骂的还得骂,这个出现的魔仙脸色虽是一变,但还是没有办法,选择了退让直接闪人了,带着中阶大魔神和一众守卫离开了。

只留下了这上百人,给这个神秘人,慢慢的折磨,这种事情那位魔仙也不想管了,要是因此而毁了这城主府,当真是太不值了,这百人与他城主府也没有什么干系的。

这百人就是这么可怜,费尽千辛万苦逃到了这城主府外,却在这城主府外被人给截住,生生的被人给折磨至死。

惨叫声,直接传进了城主府,城主府中的人也不敢进来,甚至是那魔仙可能是布好了法阵,将这些惨叫声给挡住,不让它们传进来,今日之事,对于城主府来说,确实是一个奇耻大辱。

可是他们也无可奈何,谁叫对方实力这么牛笔呢,他们也不敢惹呢,只能是认怂了。

“牛笔……”

叶楚将天眼给关了,也不想再看了,只能是暗暗向这个神秘人伸出了大拇指,确实是够牛的。

够嚣张,够狂妄,我叶楚喜欢。

可是喜欢又如何呢,这种事情与已无关,还是泡澡吧,他解下衣服,躺进了温暖的木桶里,开始泡澡了。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他一般都会这样子泡澡的,如今这城主府外面出了这样的事情,想必用不了三天了,明天这里就得启动传送阵了,到时候自己就可以进去了。

晚上也没有别的事情,叶楚就在这里休息泡澡吧,第二天等着这里的法阵离开了就行了。

泡着泡着叶楚竟然就睡着了,等他再惊醒的时候,屋中竟然多出了一个人,叶楚一睁眼看到了一身白袍,给他吓了一跳。

“我……”

叶楚直接爆了粗了,再定睛一看,面前竟然站着一个无比漂亮的女人,只不过看上去就像女鬼似的。

一身白袍也就算了,偏偏又是搞的烈.焰红.唇的,整个就是一绝代女鬼。

“你是何人?”

叶楚并没有从浴桶中出来,现在的水温都有些冷了,这女人肯定不是鬼了,站在自己面前把自己都给看光了。

“你刚刚看到了本座?”

这个白袍女人盯着叶楚,一双眉眼也是十分的怪异,看上去无时无刻都像是在放鬼光。

“你是鬼?”叶楚问她。

白袍女人哼道:“你才是鬼!”

她白了叶楚一眼,哼道:“不过像你这么丑的鬼,倒是比较少见……”

“我真怀疑你的审美……”

叶楚咧嘴笑了笑,倒也没有过于惊恐,反倒是取出了一小壶热水,倒进了浴桶中。

双手搭在桶沿上,倚在桶背上,闭上眼叹气道:“不过你的手段倒是有些特别,那些人与你有什么仇呀,给人整成那样,有些过了吧……”

“你知道什么!”

白袍女人面色一怔,煞气腾腾的盯着叶楚,可是这家伙却是喟然不动,身上啥也没穿就这样躺在这里泡澡,也不知道这货装的是什么玩意儿。

“倒是你,在本座面前面不改色,本座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钱敢如此嚣张……”女人冷笑道。

叶楚躺在桶中笑了笑道:“我的本钱不都让你看光了嘛,人长的不怎么样,其它的也就只有这点本钱了……”

“无耻!”

“你就不怕本座杀了你!”

女人大怒,没想到这家伙还敢出言戏谑自己,他真是不想活了。

“要杀你早就杀了,何苦等到现在,刚刚我睡着你不杀,偏偏要现在杀,你是没有历练过吗?”叶楚笑了笑。

他这才睁开了眼睛,看着这个女人,觉得有些意思:“不过我倒是挺为你可惜的,其实你这人长的还是挺漂亮的,就是打扮成这样,当真是有志向当女鬼呀……”

“本座可是天下第一美人,算你还有点眼力!”女人得意的笑了笑。

“扑……”

叶楚直接就喷了,女人怒道:“你做什么!”

“没什么……”

叶楚讪讪的笑了笑,看着这女人道:“我说姐姐你倒是挺自信的,天下第一美人,呵呵,你知道这天下有多少女人吗,成为天下第一美人的概率可是相当的低呀……”、

“什么概率?”女人不明白。

叶楚笑道:“就是机会的意思。”

“难道你认识更美的?拉出来给本座瞧瞧,本座保证不打死她!”女人嚣张的很。

这女人倒是有些意思,说话不经大脑,感觉和脑残似的,当然叶楚可不能直接就骂人家脑残。

叶楚笑了笑道:“得了,我还真不认识什么美人,那就承认姐你是天下第一美人吧……”

“不过我们这位天下第一美人,您跑来我这里做什么,不会就是来看小的我这点本钱的吧?”

叶楚面对这个女人,却一点也不收敛,还朝女人挤眉弄眼:“您要是看中了,小的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呀。”

“滚!”

女人面色一怔,怒道:“小子,本座今日前来,就是要看看你是什么来路,竟然还能看到本座的存在!”

“呵呵,你不是都看到了吗,一切都是因为小的这点本钱所致,本钱太厉害了呀,还能透过法阵看本质呀……”叶楚无耻的笑了笑。

“你再如此,本座保证你会死的很难看。”

女人又威胁叶楚,不过叶楚听来,却感觉这根本不像是威胁,反倒是两个道侣之间的打情骂俏吧。

叶楚笑了笑,闭上那眼睛道:“你境界远强于我,可不代表你能随时捏死我……”猫扑中文

西平人民医院
北城中医医院王忠
中国肿瘤治疗医院
肇庆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西安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