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钱刚过山车上的依宪治国

发布时间:2019-10-13 05:59:04 编辑:笔名

  钱刚:过山车上的“依宪治国”

  中共18届4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问题的决定》。一度被打入冷宫的 “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 “决定”中重现了。

  “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依法执政关键是依宪执政”,原本是习近平2012年上任之初说的。但2013年,在“七不讲”、反宪政大气候下,“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却几乎成了敏感词。2014年,中宣部编纂出版《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在这本号召全党学习,发行上千万册的书中,习的上述讲话竟被剔除,这一对关键词不见踪影。我曾在《联合早报》和风传媒评论此事。

  2014年9月5日,习近平在纪念全国人大成立60周年大会上重提这两个口号,提出“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坚持依法执政首先要坚持依宪执政”。中共党报人民上,消失了6个月的“依宪治国”和消失了9个月的“依宪执政”终于露面,不过整个9月,这是在该报的一次。直到18届4中全会, 随着全会公报和决定发布,它们才在媒体升温。

  我观察了2012年12月至2014年10月这两个词语在大陆媒体的传播,分别统计了它们在人民全文中逐月出现的次数、在慧科搜索数据库全文和标题逐月出现的次数、以及百度搜索中它们在标题上逐月出现的次数。上述数据库,人民是单一的报纸,慧科搜索拥有中国大陆上百种报纸,百度高级搜索的范围则是大陆全部站。检索所得图像相似:

  习近平上任之初谈“依宪治国”的2012年12月,人民上有6篇文章使用“依宪治国”或“依宪执政”。2014年10月,达到16篇,其中15篇是10月20日之后出现的,与4中全会密切相关。慧科搜索的数据显示,2012年12月,中国大陆报纸上(全文)使用这两个关键词的有126篇,在经过21个月低谷期后,到2014年10月,升至514篇。

  这种过山车似的起落,绝非无缘无故。有朋友说,中共言行不一,其口号无须当真。但政治话语研究,不只辨名实,还解析传播曲线,从中观察政治板块的漂移和撞击。中共的话语,有 “脂粉语”、“皮毛语”、“旗帜语”、“命门语”、“要穴语”的分别。

  [page]

  自我美化的脂粉语和党八股式皮毛语确可当耳旁风;旗帜语如“三个代表”等需要关注(习近平尚未正式推出他的旗帜语,“中国梦”似乎不像);“四项基本原则”(核心是“党的领导”)等,是中共的命门,他们正全力守护;更有“政治体制改革”和“依宪治国”等,是极其敏感的要穴,要穴语的消长起落,背后有激烈政治博弈。

  高喊“依宪”,未必真爱宪,真守宪,但删除“依宪”,压制“依宪”传播,则确凿证明,中共内部有一股强大势力,真怕宪,真恨宪。同时,中共体制内外,仍有追求宪政民主的力量。这种力量,如今已极其微弱,然而无声无息中它依然顽强存在。

  当习近平上任之初谈“依宪执政”时,《炎黄春秋》杂志、南方周末报等媒体表现活跃。随之而来的反宪政,恶浪汹汹,一度令舆论场对“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集体失语。但这并不意味反宪派已将对手斩尽杀绝。18届4中全会落幕,一些报纸立刻将“依宪治国”作为头版头条的主题:

  我注意到,有的站,特别是官方站,也对“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做了突出宣传。人民、新华分别推出“8句话读懂4中全会公报”和“25句话速览决定”,其句话,都是“依宪治国”。

  须注意,上述报纸版面和页,是大陆媒体的一角。他们的版面语言和制题取向,介乎于“规定动作”和“自选动作”之间。“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确已从低谷反弹,但在整个舆论场上,尚未成为热词。在人民上,10月有16篇文章使用“依宪治国”或“依宪执政”,标题上没有出现;而使用“依法治国”的文章,该月有122篇,标题出现36次。同样,慧科搜索显示,10月,前者在标题出现26次,后者为591次;百度搜索显示,10月,“依宪治国”在标题出现了694次,而“依法治国”出现了11000次。“依法治国”才是当前的超级热词。

  [page]

  依法治国是4中全会主题。按全会决定所称“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坚持依法执政首先要坚持依宪执政”,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是依法治国的要义。然而,有人对这个要义如芒在背。就在4中全会公报发表的同时,上出现了一篇题为《依宪执政与西方“宪政”不容混淆》的文章,迫不及待为“依宪执政”划框定调。百度搜索显示,有106个站同时发布了此文,显然出自舆论管制者统一部署。文章署“国平”,据悉是国务院办的笔名。

  该文予人强烈印象,它在论述依宪执政不能捆住中共手脚。“国平”写道:

  “依宪执政,首先要求我们意识到,党和人民的利益与宪法的权威紧密相连”。“依宪执政”“不是一种从低端考虑的、疑惧权力作为的消极性设限制度,而是一种基于反应了执政党的领导权、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高度统一的、鼓励国家权力为人民谋求福利的积极的制度安排。”

  无独有偶,人民在4中全会后两度发表评论,再批宪政,称“把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起来,是我国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一条基本经验,也是我国法治与西方所谓『宪政』的根本区别”。(见10月24日第三版,社论《实现依法治国的历史跨越》;10月27日版,本报评论员文章《把党的领导贯彻到依法治国全过程》)

  对权力的制约,成了一些人心头之患。18大后,中共高层曾提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这句话,与依法治国的密切关系不言而喻。4中全会召开前,人民系列宣传文章中,亦有一篇《严格执法,把权力关进笼子》(10月20日)。耐人寻味的是,在全会通过的决定和习近平的说明中,这句话不见了。

  在对4中全会决定做文本分析时,我发现“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处境之尴尬。按习近平的说明,全文七个部分,分三大板块,其中导语和部分是板块,是决定的总论,“阐述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大意义、指导思想、总目标、基本原则”。但我发现,在板块,“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付之阙如。

  “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坚持依法执政首先要坚持依宪执政”,从语义看,当属总论范畴,但它们却出现在“对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进行论述和部署”的第二版块,未成为“指导思想、总目标、基本原则”论述的一部分。这种明显失当的行文安排,对“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是一种矮化。

  细读《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问题的决定》,可以看出文件制定者左顾右盼,对深红势力竭力安抚,致使文件隐伏矛盾,凌乱失焦。“依法治国”四字,有人以决定为依据,从“依宪治国”、“依宪执政”的角度理解和传播,强调治国者执政者遵宪守法,强调对公权力的制约和对公民权利的维护;也有人同样以决定为依据,从“社会主义法治必须坚持党的领导”的角度,力撑党权,强调民众守法,暴露出他们心中的依法治国实为以法治民。这两股力量,正从两个相反方向拉扯“依法治国”。

  “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回来了,但它们就像并不自由的获释者,头戴紧箍咒,被严密监控。当下中国大陆,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正在倏忽起落的过山车上。它们的前面会是什么?

民生救助
新闻
历史人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