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冥尘贯第二八六章白色布靴

发布时间:2020-01-25 09:56:27 编辑:笔名

冥尘贯 第二八六章 白色布靴

草房里灯光摇曳,山林间那一声声鸟鸣也仿佛惊恐至极,

楚江童一边盯着炕上哆嗦不止的小佳荒,一边留意着门外的黑影,这家伙已经在门外徘徊了许久,其目的应该是炕上的小佳荒,他要阻止他的醒來,

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泉韵里被擦去的那一双双神秘“脚印”,并且导演了小佳荒被洞内“气线”所伤的假象,自己沒有了功力,跟他打,失败已成定局,应该先稳住他,才能专心救治小佳荒,

楚江童灵机一动,大声说道:“佳勃,这小佳荒已经沒法救治,还是快些为他准备件好点的衣服,送他上路吧,今晚,就把他埋了,不然他会伤害到大家,”

“什么,你……你……你……“佳勃瞪大惊恐的眼睛,索性将身子护住小佳荒,作出拼命的架势,

楚江童一把抄起骕骦阴阳戟,厉声呵斥:“佳勃,你怎么还执迷不悟,你看他就要复活了,快闪开,,”

佳勃嗖地从墙上摘下弓箭,拈弦拉满,对准楚江童,只要他一动,就绝不手软,

楚江童气呼呼的后退两步,尤尼斯刚才还真被楚江童的反常吓了一跳,直到看见他递來的眼色,心里终于明白,,有“人”就在门外的夜色中,

“佳勃,你别误会,我不是要杀小佳荒,而是要让他安安心心地走……”就在这时,楚江童突然一个箭步冲向佳勃,飞手啄了她的手背一下,她拈着箭的手指一松,嗖,,箭已射向茫茫的门外,,接着他一个回转身,手中的骕骦阴阳戟刷地飞向后窗……

尤尼斯非常镇定,一动不动,守在小佳荒身边,她刚才得到楚江童的提示,保护好小佳荒才是今夜的主要任务,

楚江童纵身跃出后窗,自己的骕骦阴阳戟扎在地里,并沒有扎中什么,四处转转,什么也沒有,佳勃这才弄明白刚才楚江童是什么目的,老婆婆去了门外,捡回刚刚射出去的箭,递给楚江童,

佳勃在一边望着箭镞,并沒有什么发现,

楚江童接过它,只粗略看一眼便说:“这位高手被射中,但沒有伤到要害,你们暂且出去,点上几堆火,快,照我的吩咐去做,”

“尤尼斯,你过來一下,”楚江童喊道,

“说吧,我该做什么,”尤尼斯电臀一扭走过來,迷迷地望着他,

“噢,除了别走舞步,这儿的活一向很多,照顾好自己的同时保护好她俩,目前这儿只有我自己是经过证实的‘人’,或者你也是,她们是弱势群体,我想试试为小佳荒疗伤……”

“呃,你真像我的小船长,有一天我们航行在茫茫大海上的时候,你会觉得我比你更像人,你也小心些……”尤尼斯温柔地蹭了他一下,出去了,

楚江童揉捏着小佳荒的虎口处,

“房子四周已经点上火了,还有什么吩咐尽管说,除了把草房一起点燃……”尤尼斯揉揉楚江童的肩头,“你行不行,这是外科吧,”

“内科,点燃草房的可能性不是沒有,但不是现在,你真该穿我奶奶的鞋子……”

“我该有一个火箭筒……”

“你们谁也不准受伤……”楚江童目光柔柔切切,“刚才门外的‘人’并沒有走远,他在等待我的下一次出手,來试探一下功力……”

尤尼斯目光热热的望着楚江童,倒是对他挺放心,转身去了草房外,

佳勃则不放心地站在门口,此时的她,最信任的人只有楚江童,

“佳勃,噢,我和她还沒有好到咱俩的程度,虽然你有时在那种领域最容易健忘,不过想起來感觉挺特别不是吗,”楚江童有意安慰她,也防止她中途过來吵闹,

佳勃目光一亮,好像记得与这个年轻人有过那么一回事,

老婆婆在房后,尤尼斯在东侧,佳勃则不离门口,她要看到楚江童为小佳荒的疗伤全景和全部过程,

楚江童紧紧盯着小佳荒,刚才与佳勃说过什么,一点儿印象也沒有,小佳荒终于再次平静下來,气息全无,他揉揉眼睛真有点紧张,此生最怕医院内科,现在更担心的则是意外,

当自己的视线与小佳荒的眼睛对接三十秒,奇怪的三维立体效果又出现了:小佳荒紧紧闭着的眼皮下,一双幼稚的眼球越來越红,越來越红……

草房外,佳勃一声尖叫,尔后听到老婆婆哼哼唧唧倒地,尤尼斯小姐则一声沒吭,可以感觉得到,她正处于激战之中,高跟鞋扫地的响声,如同铁器一般有力而灵敏,

嗖嗖刷刷……

楚江童平心静气,直直的与小佳荒的红色眼球对视,奇怪,一会儿过后,自己眼中的寒气竟然将小佳荒眼中的光焰逼下去,直至黯淡失色,好像断电的灯泡,

当第一次看到他的眉宇之间时,就发觉不对劲,可是却看不出里边什么真实的附着物,那看似紧闭的眼球一旦泛红,便映出眉宇间隐隐约约扎着一根细细的东西,

草房外安静下來,佳勃已经不在门口,老婆婆声音全无,尤尼斯的高跟鞋轻轻移动,响声诡异……

唯有草房四周的火堆依然明亮,向自己报來一个模糊信息:那“人”真的怕火,沒有靠近窗口,

眼前的三维立体画面消失,小佳荒突然坐起來,双手挥舞,

楚江童并沒有后退,而是径直冲上前去,啪,,左手抓住他头顶的角,右手以飞快之势,刷,,食指与拇指探向他的眉心,突然,感到一股钻心地凉,硬硬的如一颗钉子,往上一拔,却拔不动,啊,手指钻心地疼痛,

小佳荒浑身颤栗,眼角洇出一滴滴zǐ黑色的血,

楚江童咬牙坚持着由手指漫漫浸入身体的冷痛,手臂开始麻木,往上蔓延……啊,这万分危急之际,哪怕失去双臂,也不能放弃这千分之一的机会,看來,硬拔这颗冰冷的刺是徒劳的,只有……

突然,腾出左手,迅速摸出打火机,噔,,沒打着,噢,求您了,噔,,一团火光亮了一下,随即灭了,

实在坚持不住了,半边身子已经被冻得麻木,手指毫无知觉,

突然,楚江童一把抱起小佳荒,翻身弹去炕的一侧,飞手抓起蜡烛,一下靠近小佳荒的眉宇间……奇怪的一幕发生了,感到自己的手指猛地往外一弹,一颗冰针捏在手指间,慢慢地不见了,手臂也慢慢恢复原來的感觉,

再看小佳荒,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悄悄睁开眼睛,狐疑而胆怯地盯着自己,

“小佳荒,你沒事了,我可差点再也沒法拥抱女人……”楚江童将他放回床上,“别动,想想该喊我什么,是楚哥哥还小姑夫,”

小佳荒认出楚江童,听话的躺下,望着楚江童掏入衣兜的手……果然有惊喜,

两包巧克力,

门外,尤尼斯静静地倚在一棵树下,昏迷了过去,佳勃和老婆婆比昏迷还严重,直到将她们仨抱到炕上,尤尼斯才醒來,

这会儿,炕上热闹了,

“尤尼斯,这场面好像民间产房,你好吗,”

尤尼斯轻轻笑了笑:“这孩子可真难产,后悔沒听你的话,高跟鞋不适合山间格斗,孩子沒事了,”

楚江童拥抱她一下:“虽然,她们在昏迷中,我们也只能这样一下,噢,老婆婆最狡猾,我看到她眼皮动了一下……”

佳勃已经醒來,听到他们的谈话语气,料到自己的小佳荒沒事了,

“小童,我猜到你俩还是朋友关系,只是别忘记了我们的眉月儿,谢谢你了……”

“嫂子,你那个二货乔闬现在肯定喝尿了,我的啤酒有利尿通便奇效,尤其适合阴世‘人’,”

“只有你才能管住他,不过,这乔闬并沒以前那么坏,我感觉你怀疑过他,”佳勃认真起來,

“当然,这种有前科的二货,不施加点怀疑真对不起他,好了,你伤得重吗,”楚江童的目光其实一直盯着老婆婆,应当关心老者,扶起老婆婆,可惜自己沒有灵悟之气,沒法为大家气疗,

老婆婆睁开眼,看到大家都在炕上时,明白过來:小佳荒真该沒事了,

楚江童拍拍小佳荒的脸:“行了,别装了,小姑夫的巧克力不仅具有起死回生之功效,还有解馋的功能,笑一个吧,连声姑父都不叫,想和你娘一样白赚啊,”

小佳荒咽下一块巧克力,坐起來:“小姑夫,,啤酒是什么,”

“嘿,,问你老爹去,惨了惨了,我的那些啤酒啊……”

大家笑起來,

“佳勃,你该看到那混蛋长什么样子了吧,”应该开始对刚才的那个“人”讨论一番了,

佳勃摇摇头,征问老婆婆,同样是摇头,齐齐盯着尤尼斯,

“别看我,我可是真沒看见,你们是鬼都看不见,我是人更不可能了,”尤尼斯若有所思地盯着门外,

佳勃夸赞道:“这妹子好身手,”

楚江童盯着她:“特工,我早猜到了,”

尤尼斯未置可否,摇摇头说:“只看见一双白色布靴,太恐怖了,根本靠不近他,若不是草房外全燃着火堆,他身上的冰气能把人冻僵,

“白色布靴,”楚江童脑海中赫然出现:哗哗的雨脚处,一双双白色布靴向画廊中走來……啊!他就是出现于自己画廊中的“人”吗,太可怕了,

自己那夜的惊奇发现,如果是幻觉的话,那尤尼斯今夜的发现不会也是幻觉吧,看來,自己的画廊中果真存在着一群脚穿白色布靴的“人”,

他们到底想干嘛,

“在这里也不安全,尤其是对于小佳荒來说,你们搬去我画廊住吧,暂时不收房租,也安全些,”

“不去,”佳勃拒绝道,“在山间住惯了,皇宫也不稀罕,”

“去吧,娘……小姑夫那里有啤酒,还有……”小佳荒倒是忍受不了那里的美食诱惑,

“别闹,那是小姑夫做买卖的地方,去了不方便,再说……”佳勃看一眼尤尼斯,沒再说下去,

“嫂子,我可沒住那儿,不信可以去走访呀,”尤尼斯红了脸澄清道,

“來來來,小侄子,我陪你出去走走,”楚江童拉着小佳荒出了草房,

“小姑夫,我陪你走走还差不多,你想问什么,”这鬼机灵,果真猜透了楚江童的心思,

利辛县妇幼保健院
深圳哪里牙齿正畸好
长治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辽宁著名男科医院
南昌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