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巫师自远方来 第二百零五章 欲言又止的休止符(上)

发布时间:2020-01-16 20:41:52 编辑:笔名

巫师自远方来 第二百零五章 欲言又止的休止符(上)

没有人料到毁灭了半个埃博登的浩劫,居然会在一夜之间收场;正如没有人能想到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会演变到如此地步。

强行军赶到埃博登仅有三千人的帝国军团,就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控制了埃博登的城防,所有曾经向贝利尼家族宣誓效忠的巡逻卫队全部被缴械关押,雇佣兵团原地解散,城南封锁线被拆毁。

一夜之间,这座拥有帝国数一数二坚固城防,巡逻卫队超过三千人,还能随时召集不下五千精锐和几倍于此雇佣兵团的自治城邦就被完全控制,并且立刻进入了状态,街道上巡逻的军团士兵随处可见,铁靴声遍布大小街巷。

当然,还有那响彻云霄的“阵阵惊雷”——象征着“龙王家族”权威的巨龙米拉西斯,就盘踞在整个城市最高的一处尖塔顶端。

振翅魔龙之下,是在狂风中瑟瑟发抖,宛若废墟般的埃博登……

在经过了一番迅速的讨论之后,中立的自由贵族,控制着雇佣兵团的佣兵首领,九芒星巫师塔在布兰登·德萨利昂皇子的“劝说”之下相互达成了妥协,组建了新的自由议会,并且推举年事已高的科罗纳家族家主,巫师塔元老洛伦兹·科罗纳成为新的执政官。

而在统一口径之后,他们就将全部的罪责都推到了贝利尼家族…或者说阿尔托·贝利尼的头上。

“由于阿尔托·贝利尼刻意隐瞒了“圣血药剂”的真正功效,导致法内西斯主教大人在完全不知情的状况下将药剂散发到了半个埃博登,并且致使了数以千计,乃至上万人的突变,最后引发了一场骇人的仪式,将亵渎的魔物从地狱召唤到了现实世界。

庆幸的是由于九芒星巫师塔的及时发现,让帝国军团和二皇子布兰登·德萨利昂殿下阻止了惨剧的进一步扩散,魔物也死于巨龙米拉西斯的龙炎之下。

在这场可怕的浩劫之中,阿尔托·贝利尼死于自己的实验之中,整个贝利尼家族和其余党尽数伏诛,在东区的广场被集体斩首示众,全部财产划归自由议会所有。

唯一的不幸,埃博登主教,虔诚的法内西斯大人为了补救过失而英勇牺牲,大半个埃博登教会也惨遭沦陷,濒临崩溃”——这是自由议会和布兰登对外宣传的“正式版本”。

至于这位主教大人的真正死因没人知道,也没人想知道。不论布兰登·德萨利昂这个帝国皇子,还是作为巫师塔代言人的科罗纳,都非常不希望这件事情会引发巫师塔和教会之间的战争,索性引而不发。

就在当天夜晚,科罗纳已经以巫师塔的名义写了一封密信,送往帝都交给大主教,隐晦的暗示对方掌握了法内西斯的“证据”——如果圣十字教会准备寻衅滋事,巫师塔并不介意让帝国上下都知道,法内西斯才是整个“圣血药剂”事件的真凶。

一个虔诚的圣十字主教,亲手将成千上万的平民变成怪物,还试图召唤邪神……这对教会将会是无法想象的沉重打击!

但科罗纳并非真的希望利用这件事攻击圣十字教会,除了眼下巫师塔刚刚掌握埃博登的控制权,大半个巫师世界还并没有和圣十字教会对抗本钱之外,他的背后支持者,布兰登·德萨利昂同样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

“事实上,比起巫师们,某些狂信徒和对权力痴迷的教士的确很令人头疼;作为德萨利昂家族的成员,捍卫信仰是我的义务,不过可没有人能逼得我喜欢他们。”

空无一人的议会大厅,坐在主席席位上,翘着二郎腿的布兰登·德萨利昂对着一旁的黑发巫师不停的唠叨着:

“但是这些……都不是足以向教会宣战的理由,因为圣十字教会…或者说对圣十字的信仰,才是维持整个帝国不至于四分五裂的凭仗!”

“即便是到了帝国建立的第十三个世代,她依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整体——洛泰尔人,萨克兰人,拜恩人,埃博登人……除了共同的信仰,和费尽心血十三个世代终于逐渐统一的文字和语言,完全是不同的民族。”

“除了对圣十字的信仰,除一顶代表承诺和权威的皇冠之外,究竟是什么让我们整整十三个世代都没有分裂?”

这同样是曾经令洛伦疑惑的事情——这样一个封建制度,拥有诸多不同民族和习俗,甚至在地缘上都存在分裂的庞大帝国,是不可能只凭借共同的信仰维持不至于分裂瓦解的。

“威胁?”

“没错,是威胁。”布兰登的的笑容看起来十分的无奈:“来自北方的,毁灭了古老巨龙王国,曾经一度逼迫萨克兰王国西迁,圣十字的宿敌,来自深渊的魔鬼们;来自东方的,铁骑踏遍绿海的半人马可汗们;”

“来自西方,越过迷雾海,和古木森林精灵同根同源,自称亚苏尔人的雄鹰王的精灵国度;来自东南,与拜恩公国接壤,如今和帝国缔结同盟的群山之子,被我们统称为‘矮人’的诸多山峦城邦!”

“他们的军队,都曾经踏足过帝国如今的疆域,都曾经毁灭过数个古老的古国——沦陷的北方巨龙王国,早已灰飞烟灭;半人马可汗的咆哮武士,一度饮马帝都之外;如今北方的洛泰尔人,身体里还残留着古精灵的血统;群山中的矮人,也曾经在拜恩烧杀掳掠,大半疆域变成他们的殖民地,所有的人类都只能为他们当牛做马。”

“不团结,就灭亡!”布兰登撅着嘴摊了摊手:“要我说,这个理由可比圣十字庇佑德萨利昂家族,来的实在多了。”

若有所思的黑发巫师像是赞同似的点点头,心中所想的却是另一样东西。

语言与文字的融合,日渐集权而强大的皇室,来自外界的威胁……当这些重叠在一起的时候,意味着什么?

从封建到集权,一个真正的……帝国的诞生?

那个瞬间,洛伦突然想起了科罗纳曾经说过的话——

“他们代表着过去,而我们代表着将来!”

曾经洛伦以为他是想说巫师阶层所代表的是求知欲和对世界的探索,将逐渐替代人们心中对教义的盲从;现在看来恐怕他所期待的可能要多得多。

比如…当整个帝国真正融为一体,而不再需要教会去维系的时候,它还能拥有如今这样不可撼动的地位吗?

“理所应当的,过去应当为将来让路!”

这才是科罗纳的…不,不应该仅仅是他一个人,而是整个九芒星巫师塔的终极野心——彻底取代圣十字教会的地位,让巫师们在萨克兰帝国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和一席之地!

还真是……大手笔。

黑发巫师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好了,枯燥的历史课就到此结束,我猜你大概也不是那种喜欢听人念叨的类型。”布兰登耸耸肩膀,翘起一抹狡黠的笑容:“还是让我们谈一些实际点儿的,比如……你的奖励,怎么样?”

“当然可以。”洛伦不卑不亢的站起来,同样露出一抹微笑:“一切听您的,布兰登·德萨利昂殿下。”

“关于这件事我想了很长时间——如你所见,我可是堂堂二皇子,还是有不少东西拿得出手的,甚至是某些并非实物的东西,比如头衔和职务之类的,哪怕让你当上掌权一国的公爵也并非不可能!”

布兰登话音放缓,鲜艳如红宝石的眸子突然变的深邃:“但是在那之前,先告诉我另外一件事……九芒星圣杯,现在究竟在哪?”

“我把它毁掉了。”洛伦面不改色的答道:“当时法内西斯就在我身后,随时都会出现,根本来不及将它带走。”

刹那间的死寂,两双闪烁的眼睛对视着,仿佛在一瞬间就经历了无数次的交锋,企图从那每一次睫毛的颤动,扩散的瞳孔中找出对方撒谎的证据!

“原来是这样啊……”

布兰登最先开口了,俊俏的脸上露出了灿烂而真挚的笑容:

“我相信你!”

上海肿瘤医院需要预约吗
深圳仁爱医院电话
安顺有没有治癫痫病的医院
贵阳癫痫病科哪家好
深圳治疗男科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