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中国大妈抢金现后遗症黄金十年即将终结

发布时间:2019-05-22 09:04:30 编辑:笔名

中国大妈抢金现后遗症 “黄金十年”即将终结

围绕黄金的故事,永远也讲不完。国际黄金价格再度迫近前期调整低点,“中国大妈”已经没有了去年抢金时的激情。曾经因为“大妈抢金”而迅速膨胀的黄金产业也遭遇了寒冬,部分小规模黄金加工商已经开始撤离市场。没有了“中国大妈”,黄金产业该何去何从?9月,深圳会展中心内珠光宝气,琳琅满目,国内的珠宝展 2014深圳国际珠宝展 深圳珠宝节令人流连忘返。10公里之外的水贝,突如其来的大雨,使人们的脚步更为仓促,穿梭过挤满车辆的街道,奋力挤进金碧辉煌的金饰店内。作为国内的黄金加工基地和珠宝交易批发中心,水贝正迎来一年中的金饰品的采购高峰,零售商和渠道商们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国庆、新年旺季,做好进货的准备。然而,面对拥挤的人潮,黄金珠宝商们却无法重拾去年的喜悦。黄金价格一路走低给加工产业链带来了重重压力,在十多年的野蛮生长之后,黄金产业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竞争白热化、技术同质化已经阻碍着行业的进一步前行。改变、转型、突围,这些在一年前还非常陌生的词语,已经成为黄金产业链的新坐标。凋敝的黄金加工基地与外界想象得不同,一年前“中国大妈”的抢金潮,尽管带来了短期的巨额销售,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拯救黄金加工企业。意外的狂欢之后,一些中小黄金加工商不得不直面猝死的命运“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国际黄金价格从的1920美元每盎司,跌到现在1200多美元,整个黄金饰品产业已经感受到了利润压缩的痛苦。”上海一位大型黄金饰品上市公司的投资部负责人叶先生说。作为国内的黄金加工基地和珠宝交易批发中心,水贝同样未能幸免。“去年大妈抢金潮过后的春节,水贝的一批黄金加工厂就倒闭了。”提起行业萧瑟景象,叶先生感触颇深。在深圳多位业内人士看来,由于资金薄弱、技术积累不足,很多加工商原本就难以为继,黄金价格的下跌更让他们举步维艰。“以前,黄金每克的加工费2块多钱,现在只有7毛左右了。”在深圳拥有一家中型黄金加工厂的胡总,参展深圳珠宝展期间脸上难露笑容,眉头常常紧锁。“确实是这样,主要是一些小规模黄金加工商倒闭了。”许先生是水贝一家规模排在前几位的黄金加工厂家的销售总监。“去年4月份,国际黄金价格从1920美元降到1300美元,引起了‘中国大妈’的一轮抢金热潮。”“抢金潮时,新增加了很多加工企业,当时看到钱特别好挣,就有很多人说也要去搞个工厂。”许先生告诉。据报道,2013年五一黄金周期间,中国大妈动用上千亿资金,抢金300吨。这一数字甚至是黄金特许经营权放开的2002年中国黄金消费总数的1.5倍。“去年大妈抢金时,我们公司在深圳每个大型加工厂都派驻了专员,工厂产多少我们就买多少。”一家大型黄金珠宝集团内部人士回忆道,入行以来从未见过如此阵仗。可惜,“中国大妈”未能保持持久的购买热情,黄金价格低位徘徊逐渐消磨了市场的信心。“加之,黄金常规加工技术没有任何秘密可言,门槛不高,开厂很容易。一拥而上之后,很容易一哄而散。”许先生说。小加工商缺乏风险把控“黄金行业是个高资金密度的行业,只要行业稍微一调整,小加工商马上就开不下去了。抢金潮过后,黄金价格继续走跌,小加工商又没有套期保值的工具,支撑不下去也是意料之中。”在 许先生看来,单纯因为行情高涨而进入市场的小加工商的投入所需资金只有200、300万元,其主要资产就是几公斤的黄金原料在周转,抗风险能力非常弱。 “黄金行业是个高资金密度的行业,只要行业稍微一调整,他们马上就开不下去了,就接不到单了。”抢金潮过后,黄金价格继续走跌,这样,一批新开的小工厂就 挺不住了。许先生还分析称,黄金产业对品质的要求比较高,客户并不图加工费少几毛钱就去找小加工厂做,那样的话,到头来不值得。客户宁愿加工厂把东西做精细,然后把批发价提上去,而并不是倒逼源头来降价。因此,小的加工商技术上的细微差距,也会令他们在行业紧缩时死亡。此外,对于规模较大的黄金加工企业来说,它们有银行提供的“借金还金”中间业务,并不惧怕黄金行情的涨跌。“ ‘借金还金’是银行的中间业务,类似于影子银行。” 许先生说,“这种业务就像是加工商们种地,银行借给他们一把锄头,收割完粮食之后,再把锄头还给银行。”比如,在年初,加工商向银行借入了300公斤黄金 原料,到年底的时候,加工商还给银行300公斤的原料,再加上平均约6%的年息,也就是多给银行18公斤原料。在这一年时间内,银行并不会过问加工商将这 300公斤原料如何处理。“事实上,这是一种形式的套保。”许先生说,不过相对于进行黄金T+D的对冲,“借金还金”更有利于节约资金成 本。如果采用T+D,买进黄金实物的时候,首先要去上海黄金交易所抛空同样多的黄金,这要交保证金,这些资金本身就有资金成本。如果行情波动大的话,可能 还要追加保证金,增加资本成本。但是,银行只向具有一定规模的加工商提供该类业务。而小的加工商,在面对价格下跌时,只能通过不断卖货进货的方式,拉低平均库存成本,但是,“如果行情继续往下走时,那也就会有压力。”“更大的压力来自于销售。”许先生说,不管行情是往上走,还是往下走,销售不行,都会有压力。“怕的行情是黄金的阴跌,每天跌几毛,老百姓买涨不买跌,那就完了。”他说,黄金大涨大跌,老百姓抢货,那还真不可怕。(上海证券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锡婚是什么意思 锡婚送什么礼物给老婆
片方确认《邦德24》剧本遭窃 剧本或被非法售卖
今年湖南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545个 处理804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