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青帝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海之牢锁(上)

发布时间:2020-01-16 17:14:24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海之牢锁(上)

“就算离龙道友没有支援到,但这里可是快到千机大陆了,前面不远就能得到刑武道友支援,而陆地也会让海洋风暴力量迅速衰减,并让火属力量不再受海洋克制,增减明显,你以为我是好欺负?”

“试试就知道了。”叶青笑说,趁着她说话又追上。

琼阳仙子受母圣教诲对天命之子防备深深,冥冥中感觉危险,也不回首,继续追跑之旅,只是有股心气愈发提振,兴奋地暗自磨牙:“来吧,坑死你。”

轰!

没一会,暴风眼就终追到了她,四方风云一下平静,甚至阳光在头顶的一线照下,这里反是整个风暴最平静的所在。

下个瞬间,空中出现了一只火凤和一条青龙的虚影,一道核爆一样的光团炸起,迅速扩大成太阳。

一瞬间,在海洋形成着大漩涡,甚至连海底的火山都爆发。

“不,不可能!”琼阳仙子越战越心惊,对方力量也和速度一样不断攀升,自己调用了圣人法宝,都有些抵抗不住。

“你……”

叶青以为她可能看出些,但到这时五德羽翼齐备,无人可剥夺自己力量,不再害怕一些秘密的暴露,不动声色:“我如何?”

“这不合理……”女仙没看出叶青的力量本质,没有人能越过川林笔记和胎膜世界双重看到叶青背后女仙,她们支撑着自己道侣,力量不断攀至巅峰……天仙,五德天仙的力量。

琼阳仙子只以为对方是青德储君,假借了法宝来抵消她的祥云星魂裙,不由发出一声悲吟。

至于所谓临场突破,只有非常特殊的情景才会发生,即对都曾为一时大运钟爱的天仙来说,也是非常罕见的小概率……因她是不大相信这种可能,而认为更大的可能是,对方早有预谋准备底牌,这是一次蓄谋坑杀,不是偶然起意!

她就知道,自己运气坏透了,什么悲剧都能遇上……但自己也有底牌啊!

“啪——”

晶舷门开启,晴烟仙子默默踏进舰,心情低迷。

“欢迎道友。”

叶青分身迎在门口,似若随意抓住这女仙的手,川林笔记瞬息扫过她的全身,检查身体……

晴烟仙子感觉有点不太舒服,挣脱这年轻道人,目光避开审视,问着:“琼阳殿下呢?”

“仙子有事,这里暂由我负责。”

叶青不动声色,观察她的反应:“还给你副官,我看你有点累了,不妨现在且去休息。”

晴烟仙子也没有反应,默默离开去自己副官室,明显心不在焉。

无异常,奇怪。

叶青望着她的背影,目光沉敛,接着就发了求救讯号,因风暴核心给琼阳仙子反向引开,舰队和冰川群这面,来到了边缘,通讯终恢复。

甄宓有些奇怪,问:“为什么发讯去救她?”

“离龙天仙肯定会发讯,隐蔽不了,我们不妨顺带跟一程。”

叶青摸了摸她的丝缎柔顺长发,目光望向舰舷外,风雨凄迷,而阳光一线在南方垂落,图穷匕现。

…………

“琼儿……”

夏丹星巢的主殿内一声轻叫,暗色红袍的女子一下起身,心血来潮的悸动,掐指一算,顿知女儿遇险。

嗖嗖——

接连两道紧急讯号传入,分别来自离龙和叶裕的信息,天仙只是一扫,都尽入眼中去了,相互佐证,确定了女儿被叶青追杀。

红云亚圣心下就是一沉,回顾别的天仙元神,不好催它们直接冒险,当下就问着:“距离最近的星巢是?”

“离龙道友遇阻,其次是千机大陆的刑武道友反应未知,还有我星巢也在海上不远,接到求救信号已响应支援。”樊川天仙的元神投影,礼貌躬身。

红云亚圣稍放下心,又提起来,刑武速度就罢了,黑属速度不能指望,还得靠她自己。

“起程!”声命令,整座夏丹星巢如厮响应,离开大陆阵位破空北去,火焰不惜消耗喷射而出,速度一再冲刺,众天仙也没有质疑主帅亲自救援是否过激,在场多半都是红云门天仙,是看着小琼阳长大,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与此同时,这女圣独自进入后殿,点亮二盏凤形赤灯,放在身前,红光映射她白皙的面孔,深吸一口气,手指掐诀:“本命移形,烈火涅槃……”

“簌——”

两盏灯火的焰光晃动,其中一盏斜斜飘去,接连了别的一盏,让别的一盏火焰大盛,灯油消耗并不增加。

对本命法袍的增幅成功,料想对女儿脱身有助益,红云亚圣才放下些心,目光含恨:“不想你成长到这地步——天命之子叶青!”

…………

暗色苍茫,一线金色阳光在顶高空云窗照落,似是一缕灯焰,而这暴风眼外,云水正在四方卷着围拢,幽冥重重,又似是灯焰投照在墙壁上晃动的黑影。

龙兴风雨,这规模的风暴不是一两条龙能搅动起来,海洋巨力和暴风雨势阻挡离龙天仙的同时,也将倒霉的琼阳仙子牵扯其中。

“轰!”

只是一拳,轰击上去,在这瞬间,琼阳仙子闷哼一声,周围虚空一转,显出青色,就在身前布下重重禁制!

这一拳击入,顿时震起激波,顷刻间,云霞明灭,层层禁制崩塌,火光闪动一次,都有一层禁制灰飞烟灭!

“果不愧是圣人法宝。”叶青在这时,还有余暇仔细分辨和记录着这禁制,随着呼吸,力量不断上爬。

轰!

青光和红光再一次冲撞,黑云遮蔽天空,撕开了一线阳光,叶青哈哈笑着:“投降吧,琼阳!”

他是诚恳的,黑脉水德主场也是五德天仙主场,但对红云门的这只火凤凰来说,整片大海都是她的敌人,这是最不利的客场,而且,要不是有着想法,用天子之剑的话,格杀未必,至少见血了。

“你做梦!”

琼阳仙子喊着,突感觉身上湿贴的红裙气机异动,“簌”一下,自发离身,化成了红幕圆球,浑身凉凉的感觉让她‘哎’了一声,伸手要挽,裙角过手是火焰,捞了个空。

一线阳光垂下,灯焰灌注,裙幕暗红的火光一下明艳,汹涌铺展,这一把大火烧遍海洋,焚干方圆百里的水汽,陡缩聚包围向叶青,无处藏形:“去死——”

“烧我?”

叶青目光一凝,这绝不是琼阳仙子能释放出来的力量,还专门克制自己青脉……真是人有伤虎心,虎亦有害人意啊!

“哼!”噼啪一声,暗火彰显。

叶青身形在一处出现,只是原地留下一枚替身青木符焚毁,只剩一截焦炭。

“信风符令?”

琼阳仙子眼睛一亮,刚刚那一下等是母圣与她合力,本就是给叶青准备的算计,自觉得计笑着:“现在你假格凭依都烧毁了,还不快快打回原形!”

但她笑容很快僵住……

截焦炭的木符直接噗通一下掉进水里,沉浮不定,叶青不去管,身上力量不减反升,这瞬抵达巅峰,只是一击:“青制化形,天子龙拳!”

“轰!”

暗火和青龙直接对抗,顿时一朵蘑菇云直冲天空,瞬间,无数人的目光看了过来——这已经是两个帝君的对抗。

爆炸徐徐缩小,显出了红幕,只听“簌”一声,火幕塌缩回她的身体上,重新变作红裙。

“你……你作弊!”琼阳仙子气极,又迷惑,很气馁……怎可以这样!

她很快想到一种可能,叶青或多带了一枚信风符令,但赤属对青属有优势,叶青对她的企图终只是痴心妄想……

“看你还有几枚可以消耗……”

“你不妨试试。”

叶青其实哪有第二枚,刚刚为不提前暴露五德$耗用掉,现在也是节约力量,没有暴露五德的杀手锏。

“试试就试试,我不是穷途末路的暗帝,有的是后手与支援!”

叶青不动声色,坑的就是你这小公主的后手与支援,这一战本质,其实是围点打援……否则,以现在五德假格表现出来超乎预料的强大,全力以赴,手里底牌都发出来,直接就压死琼阳了,还给她求救机会?

而且,自己就没有援军么?

波涛万丈的海面下,一道洋流在安静而快速地流淌,无声无息承载着整片汪洋的忿怒,隐一线紫光辉映着这片亘古黑暗的水世界,有鲛人清脆而悠远的歌声称颂。

浓重黑云深处闪过幽蓝电光,“轰”的青雷击下,一枚漆黑残破木符在雷霆震荡中剥离了焦炭,显出内里残余一点指甲盖大小的青质木心,生机勃勃吸收着青雷……电光消散之际,木符消失不见,只余下一个蒙着面纱少女抱膝坐在海面上,此时起身眺望战场,骤乱的气流拂过她的刘海,雪白的额上显出一道青色凤纹。

在她顶上,一道雪白剑光穿梭而过,追进了战场。

暴风雨,还在继续蔓延,更磅礴卷入更多的力量,将千丝万缕的命运轨迹,都拉扯进肆虐风暴中,形成着焦点。

巨大的旋涡,在徐徐形成。

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银屑病医院那里最好
北联nk细胞免疫疗法案例
清远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肇庆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