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江南十六岁的天空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11:43 编辑:笔名

十六岁是花季也是雨季,在我的记忆中十六岁只有雷雨。那年春天我十六岁,转校了,转到全县的全日制寄宿学校,在这里接受的教育。  我上课从不回答问题,课下总是独来独往,很快语文老师发现我的怪异。老师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老师,瘦瘦的高高的,长发及腰。她脾气温和,学生都爱听她的课,语文课上因为她的诙谐幽默从来都是笑声不断。但是我却从来没有笑过,她找过我两次谈话,我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只是瞅着自己的鞋面和脚尖。  “李波雷同学,你转学过来,初二的课程挺紧的,能适应吗?”  我拒绝回答,保持沉默。她问了十几句,我一直保持沉默,终于她无可奈何的让我离开办公室。老师啊老师,我现在不相信任何人,你怎么又可以走进我的内心世界?  因为对新学校的规矩和约束不习惯,还有饮食起居的改变一下子让我难以适应,我生病了但是不愿意和任何人交流,应该是发烧了,全身发冷,脸上却是火辣辣地。这会儿是晨读,我头晕的厉害无力地趴在桌子上,王老师走来摸摸我的脑袋,说:“李波雷,你发烧吧!”迷迷糊糊中感觉好像妈妈站到我身边。很快老师搀扶着我去医务室看病,老师马上联系我的家长,后来我才知道我得的是急性脑炎。我又一次从鬼门关转了一圈,为什么十六岁的天空总是阴云密布?  去年暑假刚刚开学,从我家到学校需要穿过一片长长的田野。那是一片接一片的玉米田地,今年夏天雨水足,田里的玉米可着劲往上疯长,我喜欢一个人在路上走,不时地从我头顶掠过一只麻雀或者不知名的小鸟,我会用石头去投掷,尽管打不到它们,但是看着石头在蓝天碧野划出完美的抛物线,就像我数学试卷一样,我可以做出完美的试卷,每次考满分一样很是惬意的。  在我走走停停的过程中,我丝毫也没有想到光天化日之下,会有无比巨大的危险就在我的身后。忽然之间我眼前一黑,脑袋“嗡”地一下子,然后就什么就不知道了。当我再次醒来时,强烈的电灯灯光刺地我睁不开眼,我使劲揉揉眼睛,发现手腕有些生疼,脚也有些发麻。渐渐地我才睁开眼睛适应强光了,晃晃还有些作痛的脑袋。不足四五平米的小房间,只有一张床,、一把椅子、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机器,看着有些莫名其妙,还有一些卷好的纸烟。  “兔崽子,少装死。机灵点才有饭吃。”我还没有看清楚谁在说话,门早已经“哐啷”一声关上了。说到吃饭我才发现我已经饥肠辘辘,我都多久没有吃饭了,不知道;我在哪里,不知道;谁在说话,不认识。然后一阵阵头晕袭来,我又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再次醒来,桌子上多了一碗面条,西红柿鸡蛋卤,我的肚子这一次是“咕咕”做响了,以狼吞虎咽的速度席卷残云,一会儿功夫就见碗底了。我还意犹未尽,希望还有可以吃的,但是桌子上除了那台奇怪的机器,别无他物了。我很失望。一个满脸络腮胡子五大三粗的黑脸堂的中年男人说:“小子,吃饱喝足睡够了该干活了!6号来教8号怎么做。”没有人知道我姓什么叫什么,在这里除了络腮胡子叫“光哥”,别的都是论号叫名。六号,白白净净的应该是许久没有见过阳光,他的目光呆滞,手指细长,他熟练地开动机器,却一言不发。在教给我使用那台机器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只听光哥在楼道里喊过几号几号,并没有见过人。“嗡嗡”的机器声从类似于我所在的单间里传出来。桌子上的这台机器是用来卷制香烟的,这是个制造假烟的地下工厂,我们这一批互相没有见过面人都是从各地掳来的童工不用发工资的童工,这些都是后来才知道的。可是我仍然不明白我的具体位置,我用尽我所学的所有地理生物知识,观察植物建筑特点,希望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因为我必须呆在属于我的房间不断工作,否则非打即骂或者不让吃饭。没有人可以交流,只能看到光哥的苦瓜脸。难道我就被困在这里了,我不甘心,我是好学生的学生我还要考大学将来做老师,教育我的家乡更多孩子考上大学。我学鲁滨逊在墙上刻字记录我来这里的时间,我每天默念我的名字:李波雷,李波雷!我背诵我从小学到初二所有学过的课文,乘法口诀表,所有我记得的公式。我现在才明白上学读书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了!我也曾经想过死亡,可是我不甘心,我的人生旅途才刚刚启程。  日子过的真快,从光哥开门的瞬间和上厕所这个瞬间里我发现时间到了冬天了,墙上的刻痕也到了三十五了。我也沮丧过也灰心过失望过,但是“逃出去”这个念头时时烙印在我的脑海里,支撑着我度过机械重复的每一天。这天是元旦吧,应该是,光哥一身酒气,应该是喝了不少,走路都摇摇晃晃的。是机会了,我早就观察过这个地方的厕所是带猪圈的,而且这家养着三只大黑猪。黄昏时我就跳进猪圈,三个多月没有洗过澡,我都快和猪差不多了。等到这座和普通人家看来没有什么两样的小院灯灭了,我知道应该是深夜了。我用手抠墙上的沙灰,所幸沙灰很容易掉落,功夫不大,我已经抠出脸盆大的口子,我钻了出来呼吸到外面清新的空气,我的大脑里只有三个字“逃出去!”  跌跌撞撞中我跑到马路上,好心的大货车司机把我拉到国道,我回头望望我生活过的三个月时间的黑黢黢的村庄,带着几分恐惧逃离。这个地方离我的家并不远,很快我就回到家里了。我拒绝和任何人接触和任何人讲话,谁要是问我我失踪的那三个月做什么,我就会头痛欲裂。十六岁的天空为什么会弥漫着雾霾?我的心一直处于冰封的状态。  老师每天如一日的耐心的和我交流,春天来了,我冰封的心也开始融化了,那一次的抚摸是那么温柔,一下子打开我的心门,我也能和大家正常的交流了,原来十六岁的天空也会晴空万里。我终于考上大学,做着太阳底下光辉的事业,书写着天空中美的篇章。     共 221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云南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癫痫该怎么治疗

上一篇:梦里十二月

下一篇:野诗成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