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保护区遭强拆年轻驴友力促停工

发布时间:2019-06-27 04:00:29 编辑:笔名

  保护区遭“强拆” 年轻“驴友”力促停工

  广东南岭国家森林公园因为修路遭遇毁灭性破坏,一群年轻驴友(泛指参加旅游,特别是自助游的朋友)决定为“这片土地呐喊”。3个月后,他们成功“叫停”这一工程。   自然保护区为何遭遇修路之痛?这支核心队员不过六七人,平均年龄只有24岁,只是单纯地热爱自然的小组,又是如何做到理性抗争的?   一半天堂,一半地狱   2011年10月中旬,驴友“小宇-树蛙”(名)和“变色坤”(名)决定到南岭“看山看鸟看植物”。   南岭国家森林公园地处韶关乳源县境内,总面积300平方公里,是广东省的原始森林、珍稀动植物宝库和生态保护屏障。2008年的冰灾毁坏了其中大量动植物,经媒体报道后,曾引起社会关注。作为广州鸟兽虫木自然保育会的成员,这块宝地像磁铁一般吸引着这两位年轻驴友。   沿山脚而上,他们偶遇珍稀蝶类昆虫,感受滔滔林海,恰似走在一幅风景画里。到达小黄山山顶,他们迫不及待地向当地朋友询问“广东峰”石坑崆在那里。顺着朋友指的方向眺望,心情却瞬间从天堂跌至地狱。   翠绿浓郁的森林腹部,无数道白色的“伤口”或呈“之”字状,或散开蔓延,将森林肢解得七零八落,刺痛人的眼睛。当地人说,那里正在修建一条由南岭国家森林公园通往“广东峰”的旅游公路。   “小黄山离‘峰’很远,都能看见那些开路后的‘伤痕’,如果到了现场一定更加惨不忍睹。”小宇-树蛙告诉,虽然感到愤慨,也怀疑修路毁坏森林可能违法,但想到“这样的事情太普遍”,只好无奈把那残酷的一幕记录进相机里。   回到广州,两人向身边朋友诉说南岭之行,一些朋友说,“一个人又能做什么呢?”另一些朋友则鼓励他们,“应该让更多人知道南岭的遭遇”。他们与一些朋友组成了急救南岭小组,其中小的是90后大学生,的仅工作两三年,所学专业与环保、法律不搭界。“我们只是一群普通人,爱南岭的美,但看到南岭受伤了,我们要发出我们的声音。”小组的一名成员说。   2011年10月31日,“变色坤”在自己的微博晒出了那张大山布满白色“伤口”的图片,南岭遭遇毁坏次进入公众视野。12月2日,小组开设了名为“急救南岭”的微博和博客,发出的条微博就是:“因南岭之美而喜,因南岭之殇而悲。”   为何在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修路   通过急救南岭小组调查整理的材料,中国青年报了解到,早在1993年,南岭国家森林公园总体规划就提出要修建一条从山下到山上的旅游公路,通往“广东峰”石坑崆。   1994年4月,在原乳阳、大顶山、阳山龙潭角、阳山秤架、连州大东山五个省级自然保护区的基础上,经国务院批准合并组建了广东南岭自然保护区。   在2003年重新修订的总体规划中,这条路的规划依然存在,并确定在保护区的核心区范围内。当时南岭森林公园经营公司中恒公司开始修路,但该开发商请四川省交通厅路桥设计院做完这条公路的评估报告后,认为环境影响太大,未做大范围动工。   2009年,东阳光公司接手南岭森林公园的管理。次年10月,该公司开始炸山修路。急救南岭小组于去年12月和今年元旦两次入岭,近距离看到“伤痕累累”的南岭。因为修路,大量树木被砍弃,其中不乏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广东松;而炸开的山石不经任何处理,直接用推土机推下山,导致大量森林被掩埋。“我们走过的地方不久前还是茂密的森林,如今碎石遍地,溪流被阻,国家二级保护树木华南五针松倒在路边,炸山的声音在山里回荡。”一位同行者回忆当时的情景,心痛不已。   相关专家表示,野蛮开路对动植物栖息、繁衍造成了严重的干扰。“可能加剧动植物栖息地的破碎化、干扰动物的迁徙路线、阻隔动植物种群的基因交流,进而导致部分濒危动植物的小种群现象甚至局部灭绝。”   根据国家《自然保护区条例》第32条规定,在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和缓冲区内,不得建设任何生产设施。为何南岭成了例外?   当年承担南岭国家森林公园项目设计和评估的四川路桥设计院的项目负责人“彩叔”(名)在上留言说,当时的设计秉承限度保护原则,采用甚至等外级的道路标准,在保证行车安全的条件下,尽可能灵活运用标准,减少对自然的破坏,并采用了很多生态恢复的手法。但“从图片上看,现在的施工状况和我们当年设计建议的完全背道。”   2012年1月6日,带着整理的材料及疑问,一直关注南岭事件的友“一头大鱼”(名)向急救南岭小组毛遂自荐,到广东省林业厅实名举报。   林业厅:施工项目确实违规   接到举报后,广东省林业厅于1月7日组成了调查组前往位于乳源的南岭,会同相关执法单位与技术人员进行调查走访,责令施工方立即停止公路施工,撤走施工设备,同时提出了整改措施,并督促乳阳林业局和南岭森林公园制定复绿方案。   与此同时,北京的一些环保组织及志愿者也通过络关注南岭,与急救南岭小组并肩作战。达尔问自然求知社在北京发布了“关于东阳光摧毁南岭原始森林的报告”,还举行了“如何让东阳光集团参与到南岭保护中来”的讲座。   随后,开发商东阳光公司开始主动联系相关驴友,并承诺积极行动,切实弥补所造成的环境破坏,将环境影响降到限度。“我们之前就一直打跟他们沟通,但都当我们是闹事的小屁孩。”小宇-树蛙告诉,此前小组里曾有志愿者因为受到压力而退出。   1月18日,广东省林业厅、乳阳林业局、乳源县政府联合在乳源召开发布会,向公众公布了对该起备受社会关注的毁林事件的初步调查结果。   广东省林业厅调查组组长黄少锋称,友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该施工项目造成受损的森林植物,包括杉树、苦竹、小果冬青、深山含笑、甜椎、山苍子、马尾松、广东松等,此次遭受破坏的森林面积正在进一步核实。   调查组初步认为,乳阳林业局森林公园管理和运营机构存在内部管理不善等问题,负有监管缺位、监督不力的。而施工队违章施工,存在毁林行为,森林公安已立案调查,目前相关人员已被森林公安控制。   黄少锋表示,该施工项目位于南岭森林公园内,是在原护林防火通道基础上进行的维修、改造项目。但发现,在《广东南岭国家森林公园总体规划》2011版中,该公路为旅游用公路。   发布会没有邀请急救南岭小组成员出席,到林业厅实名举报的友“一头大鱼”也不在邀请之列,尽管他们表示非常愿意参加。   热心友提建议   1月20日,发布会之后,“急救南岭”博客贴出《民间社会对南岭毁林修路工程之声明》,加入声明的环保组织将近20个。   声明中,友们提出了许多建议,包括请求广东省林业厅向社会公布《工程复绿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等多项资料,并提出“修建的石坑崆公路是护林防火通道,还是旅游用公路”、“毁林人是具体实施的施工方,还是发出指令的开发商,当地林业局是否参与或默许”等问题。   “相比问责,我们更在乎如何复绿。”多个小组成员表达了他们的想法。   在发布会上,乳阳林业局局长陈振明表示将立即开展复绿。目前,针对生态修复的《工程复绿工作方案》尚在论证中,方案要求所有景区公路改造工程项目全部停工,部分路段目前已开展初步复绿工作。其中,对老蓬至石坑崆景区路段边坡面积较大、地理位置重要的区域优先复绿,主要复绿面积为峰下方、飞来石下方、坳口一带、世外桃源附近和多处回头弯集中区。   陈振明承诺,上述区域将于今年3月底前完成复绿的种苗种植、播种,其他受损区域和路段将于今年5月底前完成种植、播种。有关部门预计,到年底全部复绿工程可初见成效;至明年12月底,全部受损地段将实现复绿。针对修路造成的边坡受损现象,将在复绿的同时完善边坡排水系统。   “我看到当地工人在种植草坪,但这种‘复绿’并不算恢复‘南岭原生态、多样化的植物群落’。”小宇-树蛙希望省林业厅对于《工程复绿工作方案》的论证可以向公众公开。   小宇-树蛙表示,他们期待可以尽早“退居二线”,因为那样代表着南岭事件有人管,不再需要他们。但就在采访他的当天下午,友“@急救南岭”称,本周末,他们将再次进入南岭,考察生态修复情况。    林洁 实习生 谢晓明

宝宝健脾胃的食物
小孩健脾的食物
小孩健脾的食物有哪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