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150家初创公司投资人选择投资基金还是保持个人投资

发布时间:2020-11-20 18:13:03 编辑:笔名
150家初创公司投资人:选择投资基金还是保持个人投资? 2015创新中国创业邦公开课孵化培训戴尔免费报道APP下载150家初创公司投资人:选择投资基金还是保持个人投资?  Nana6小时前导语:“如果全明星级公司会被我的个人投资漏掉,投资基金或许应该是最好选择。”  过去18个月里,我投资了超过150家初创公司。投资的领域包括:在线视频、虚拟现实、基因组工程、住宅自动化、电动自行车、比特币、虫源蛋白、一家新航空公司,当然了,还有一大堆应用。我联手投资的伙伴包括像Tim Ferriss、Jason Calacanis (jason)、Naval Ravikant、Ev Williams和Michael Arrington这样的著名投资人,以及诸如红杉资本、谷歌风投和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这样的风险投资公司。要知道,我可不是风险资本家,也不住在硅谷,我是个对初创公司有着相当深刻的认识并清楚创业生态系统中可能会发生什么的连续创业者。我每次只能经营一家公司,但我想分享当前市场创造的巨大价值。  直到最近,局外人想投资有前途的新公司即使不是不可能,也常困难的。现在,任何人*都能坐着不动就投资最热门的硅谷初创公司。  *本文写作之时,只有被认可的投资人才能投资某些私募股权。不过,今年晚些时候就会出台相关法律,《创业企业融资法案》(Jobs Act)第三章将允许任何人进行此类投资。提醒创业者:如果你已经为自己的初创公司募得资金且公司股票已有注册估值,你可以利用手上的股票取得投资人资格,或者成为达到500万美元下限的合格购买人。如果你不确定你的资产是否达标,去咨询你的律师、会计或财务顾问。  2013年12月,我忽然想到创建创业指数基金的点子。其概念是能够作为一种资产投资初创公司,并大幅消除机会风险。我想通过利用其他人的渠道、经验和基础设施,将钱分散到不同行业不同发展阶段的不同公司中。通过像AngelList这样的新投资平台和新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条例,利用聚集在硅谷的著名投资人促成此事成为了可能。我的计划是接触到他们有价值的交易流和专家的尽职调查,而无需成为有限责任合伙人以及写下数百万美元的支票投进他们的风险投资基金。  AngelList将这一概念组织成了结构化辛迪加。个人可以加入由一位著名投资人领导的辛迪加,知晓他们即将到来的交易。要享受加入辛迪加的,你得向主要投资者支付一定比例的运作费用。这基本上是任何成功投资所获利润的一定比例,大部分落在10~20%之间。这篇文章初稿完成之时,我申请并获准加入了AngelList上的一些辛迪加。等了几个月,但他们没有提出哪怕一个交易。事实上,等待的时间太长了,以致我最终是在另一个名为Alphaworks的平台,也就是如今的Quire平台上完成的第一份投资。  终于,2014年4月,Jason Calacanis开始通过他的辛迪加推进交易,我也做成了我的第一份经由AngelList的投资。事实上,头三个月里我跟随他又投资了3家公司。我最初投资的5家公司中的2家并非来自于当时我参加的辛迪加,但它们是我不想错过的绝佳交易AirHelp和Boostable。  在刚开始的几个月里,我难以进入竞争激烈的交易。证交会,投资辛迪加每单交易只能有99名以下的投资人。除了面上那些明显的赢家,还有很多嗷嗷待哺的投资人在排队。为建立秩序,AngelList根据每单交易的投资额给予优先权。但是,我的整体策略是将钱分散到更多的交易中,因而每笔交易的数额较小,AngelList的排序规则对我没什么帮助。  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就是AngelList辛迪加基金。AngelList基本上创建了一个投资产品,功能与我想做的几乎一致,除了插手所有交易和不需要任何管理带宽。你基本上与有限责任合伙人无异给基金留下支票,然后过问资本动向。表面上,这听起来像个不错的主意,但有很多突出问题。他们的投资标准是什么?他们主要瞄准的是处于哪个发展阶段的公司?他们要筹集多少资金,又会花多长时间来部署那么多资本?我能想到的最大的问题,就是谁是最终决定该签哪张支票的人,以及我是否赞同他们的策略。  我觉得至少有两种不同类型的投资人认同这一概念。第一种是只看重经济回报,在资金被花出去并且资本回收有所盈利之前都不会放松的。第二种,像我自己一样,是对资金使用方式、决策过程和自己能从内部观察基金运作上能学到什么感兴趣的。我被告知,投资达成后不久相关信息便会传递而来,AngelList将会以更加结构化的方式监管随后的投资组合。  值得庆幸的是,现在有屏幕会显示整个基金投资组合以及我个人对投资的贡献,这样我便能知道我的钱花在哪儿了。但不幸的是,这些数据非常有限,我觉得这其中肯定缺失了一些关键数据,无法合理评估初期投资的强度和后续投资组合的健康度。此外,没有任何承诺,也不欠你更多,但是对那些想了解当前市场价值并其进展的人来说,也没有足够的原始数据供削减了。  我可以看到公司的名称、基金投资的辛迪加、投资的时间,当然,还有投资的数额。我所不能看到的,是融资轮次(种子轮、A轮等等)、投资交易前估值或对公司的任何进一步投资。如果我访问该公司的AngelList公共页面,有时候我会看到某轮投资终结的数据,然后我就可以交叉参照辛迪加投资日期估算出该轮投资的规模,但我用这种方式已经弄错过几次了。而且,很多公司的页面并不列出他们融资轮日期或数额,因此,除了你已经投入一家公司的资金数额和投资时间便没有其他任何信息了。  即使有着上述种种困难,我依然对各种投资的实际进行状态保持着良好的认知。我做过多次投资组合尝试,当然包括用各种各样的电子表格,甚至还在投资组合公司Mattermark开过一个账户虽然之后由于资费问题我又弃用了。如果Mattermark与AngelList合作为他们的基金创建一个聚合应用,我想我会爱死这个应用的。如今我已对初创公司列表相当熟悉,看TechCrunch和其他业界消息来源时一眼扫过就能认出他们的名字。AngelList也会将一些有关基金状态的消息整合在一起来帮助投资人并辅助推广将来的基金。  当我看到自己投资的公司出现在新闻头条,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查基金到底投了多少钱。是在小轮次中向一家初创公司投了基金总额的至多1%,还是在竞争更激烈的投资中占据更少的份额。就像在现实生活中,最好的买卖总是人满为患,有时候仅仅参与进去就是胜利。在这种设定下,数字会显得有些可笑。我见过的最小的单子,显然是我在一家公司投了3美元,我甚至不确定这是否够值得去做文书工作。  当然,哪里都有好中差,帅哥旁边总有几颗歪瓜裂枣。总有些投资是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基金经理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大多数人衡量一家早期初创公司的能力时所用的标准总是雷同的:团队、解决的问题、市场规模,当然,还有公司牵引力。我的辛迪加基金理论会重点放在衡量领导辛迪加的投资人身上,也就是良好的记录、潜在交易流,以及尽职审查的质量。有那么一些投资我还没弄明白为什么要投进去,尽管我确定其中定有。为什么有那么多代客泊车初创公司呢:)?分析了投资组合后,我认识到,或许我会通过基金选择的交易中的大约1/3.  截至今天,我投资的公司中至少20%已经稳步迈进获得后续融资轮,出极好的信号。基金自身参与了几个他们投资组合公司的后续融资轮。新生公司的早期融资通常会持续1~2年,因此,断言该投资组合大获成功还为时过早。情况理想的线的公司会是很棒的投资,而到目前为止,我都还在正确的轨道上。  我不将5%以上的投资资产放到初创公司里。这是极端投机且充满风险的举动。也就是说,如果你确实想让资本运转起来,我你利用AngelList的辛迪加来完成这项工作,而不是试图自己牵头交易并找些本地公司做后援。要记住,目前普遍基金最小入场金额是5万美元,更小一些但更专注的基金是1万美元。如果你想支持某个辛迪加,准入价是1千美元。如果《创业企业融资法案》第三章很快通过,我预计该领域会出现更多的活动,也可能会有更多的工具可以利用。  我个人计划继续利用辛迪加监管交易流。如果你也这么做,可以给你几条。我觉得Jason Calacanis(jason)是当下地球上最好的投资人候补。他似乎真的身处他投资的公司背后,而且他向来公平、透明,更妙的是他与他的投资流一直保持一致。Naval Ravikant做出的投资向来很好。他的辛迪加入场费高达1万美元,但他眼光独到,至今为止只选成功者下注。Tim Ferriss也是很棒的选择,当然,也是众人趋之若鹜的。如果你有幸加入他的任何交易,包你不会失望。  任何类型的投资,都有需要考虑的宏观经济因素。一定要弄懂A轮融资危机和初创公司生命周期各不同阶段的投资活动数量。我们身处经济泡沫之中吗?对后期投资和所谓的十亿美元独角兽公司而言,他们将怎样谋求出?如果你确实参与了更高价值的后期融资轮,交易条款赋予你足够的清算优先权了吗?如果写的内容对你毫无意义,一定要在把钱花出去之前多做一些调查研究。  我自己而言,我想我会跳过下一步结构化的AngelList基金而暂时回归个人投资。如果到目前为止一直是我个人在进行决断,有些全明星级公司就会被我漏掉了,但我真的怀念手握自身命运的日子。池州哪有白癜风专科医院
池州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池州治疗白癜风
池州治疗白癜风医院在哪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