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战极通天第三千零九十一章人生态九

发布时间:2020-01-25 04:24:47 编辑:笔名

战极通天 第三千零九十一章:人生态(九)

第三千零九十一章:人生态(九)

“三年了。”身穿着官服的男子从自己的宅院走出,抬头,迎上那一成不变的烈日笑容泛苦:“大旱三年,滴雨不至,这是天要亡我蒲州吗?”

他走出了自己的院落,见到的是哀鸿遍野,一座座民房都在烈日暴晒下生裂甚至坍塌,但最可怕的是饥饿与干渴,留在这里的百姓一个个骨瘦如柴,面色枯黄,几乎要成了干尸,且在他们身边就有腐尸与白骨暴晒,他们之所以还在这里是因为他们已没有了离开的力气,更无法抵抗流民乱匪,只得在此等死,或是等待那几不可能的希望。

更多的人已经背井离乡,前往其他州县,但逃亡又岂是那般容易?长途跋涉中身死者有太多,更有流民在死亡面前丧心病狂,劫掠他人仅剩的丝毫水粮,甚至以人为食,那等兽行令人不寒而栗,却是在这天灾面前挣扎出的疯狂之举,亦是对生的渴望!

朝廷不是没有救援,这已经是赈灾后的结果,要不然只怕在一年前整个蒲州的人户就彻底灭绝了,可这片大地干旱的不只是他们,南北两方还有异族入侵,为守卫疆土更需调度物资无数,哪来的水粮拯救灾区?此时人们才意识到自己在天灾面前究竟是何等可笑。

“赤狼军来了!”就在这时一阵骚乱引发,县官心中一惊,不禁看向城门方向,却不正是一支赤旗之军涌入?这支军队号称为军,分明便是一群身穿布衣,手持简陋兵器,只是双眼通红的悍匪,数量也不过百,在往常这样一群流寇胆敢进攻县城根本就是自寻死路,可此时他们的出现却令这已经仅有千人的州城充满绝望。

这里的守卫已经寥寥无几,而且同样饿得面黄肌瘦,此时仅仅冲出二人虚弱地挥舞兵器履行最后的职责,接着就被棍棒砸倒在地,被锈迹斑斑的刀割下头颅,而那些号称赤狼军的贼寇便发出一声如同野兽的狂啸,竟是直接扑在尸体上开始噬其血肉!见得这一幕的县官几近呕出,只是腹中实在没有可吐之物,这赤狼军就是一群以人为食的疯子,这县中千余百姓就是他们心中的饕餮盛宴!

“我知我将死于此,可为何非要命丧禽兽之口?”县官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自知毫无抵抗希望,而众多百姓也在恐惧中放弃抵抗,毕竟他们中有太多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甚至有一些瘦骨嶙峋者露出惨然的微笑,死在这群野兽的刀下虽然可怕,但痛苦也只是一瞬,总算,能脱离这无尽苦海了。

“先杀那个穿官服的,呼呼,当官的,肉肯定更嫩,血肯定更鲜!”而此时呼啸城上的兽吼中传出这样一声号令,接着更多凶狂的兽吼响起,群贼蜂拥,比蝗虫更为贪婪。

“吾命休矣!”县官闭上了眼,而在这时,一声锵然的声响惊动全城。

“各位施主,大难当头理应携力抵抗,却怎可以屠刀害人,更啖同族血肉,此狼虎亦不为者,诸位行之,当称何物?此时放下屠刀,尚有超度之机!”一名身披炽霞袈裟的年轻僧人手持禅杖立于群贼之前,此时神情肃穆,若可将这干枯绝望的大地重沐春光。

“一个年轻秃驴,如此细皮嫩肉,不知会比其他人好吃多少!”而见到这一幕的群贼只是双眼通红地发出贪婪之言,接着便疯狂涌来,欲要将这不知从何处来的僧人剁成肉泥,见得这一幕的僧人却只是摇了摇头,叹了声我佛慈悲,接着编沐浴金光走入群贼之中。

整支赤狼军就这么灰飞烟灭,荡然无存!

“多谢大师救我蒲州琏县。”县官前来道谢:“只是县中已是无物可犒劳大师,虽得大师相救,我等却也命不久矣。”说到这里县官露出苦笑,在鬼门关走上一遭,却依旧面对死亡,对一些人来讲这尚不如直接死去。

听到这话僧人闭上了眼,接着念了一声佛号:“大人勿要此言,万事皆有一线生机。”说罢他转身离去,县官只是露出苦笑。

“我远渡重洋至此,不曾想所见的便是如斯天灾。长老教我,我辈佛修当以普渡众生为己任,如今天降大任,舍我其谁?”而走出县城的僧人则暗自思忖,望了一眼脚底干涸的大地,已然下定决心。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他长号,人若无人之性,则为魔,当杀,天若无天之仁,则为乱,由人代天之仁。

他来到了荒漠的中心,对四方遥望,朝自己出生的方向郑重一拜,接着便盘坐在此,闭目吟诵一句句佛经,他的身体在烈日照耀下如黄金般闪耀光芒,又宛若形成百丈高的大佛之影,堪称绝景,只是在这死寂之地却无人可见。

什么美景,什么佛缘,在死亡面前显得毫无意义,唯有僧人盘坐于此,他宛若金雕般愈发肃穆沉静,只是面部依旧不免微微抽搐,但随着时间流逝愈发归于平静。取而代之的是一滴滴金色的液体从僧人的身体各处流下,沁入沙下,伴着一声声佛经颂唱竟是化作了土壤。

越来越多的金色液体流下,大地开始了颤抖,而天之上那灼烤万物众生的烈日则仿佛微小了一分,久违的黑色遮盖天幕,虽为黑暗,却带有超过光明的生机。

僧人身下的大地已是化作了土壤,还有一座方圆百里的巨坑,而此时的天空已是被乌云密布,伴着轰隆巨响雷霆划过,有金色的佛影在雷云中若隐若现,宛若发出一声悠长的梵音,在此永传不绝。

蒲州还有周围一处处地域,骨瘦如柴的人们抬起头来,淅淅沥沥的雨滴落在他们的脸庞。

与此同时,草芽破土,大地回春,似是枯死的树木渐渐昂立,黄色大漠一点点被绿意取代,便在这整个大漠的中心正有百里的湖泊蔚蓝美丽,如同生命之眼,赋予着这片大地的所有生命希望。

大旱结束了,幸存的人们庆幸着熬过这场灾难,却有人在湖边见到一座金色的僧人雕像,他们将其拱为佛像,修建寺庙将拯救大地的传说流传,此后香火络绎不绝……

时光荏苒,数百年来这片大地再也不受干旱困扰,但世事无常,终有新的灾难降临,做一场风暴将这片大地残忍扫过,留下满地尸骸令人

“师尊,那胡族犯我国疆,杀我族人,弟子恳求下山,以我所学保家卫国!”一座仙雾缭绕的高峰之上,白衣男子跪倒在地,含着几分恨意恳切而求。

“兵荒马乱,为红尘之事,非我修道中人所涉,你根骨不凡你,十二年苦修方有如今境界,却怎执迷不悟?若再踏红尘与因果牵涉,乱清净本心欲要成仙便几近无望!”白发老者在弟子面前瞑目而言。

“为修仙超凡,便需将国民之大义泯灭,视同胞遭异族屠戮于不顾?”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唯以天人合一,届时所谓国族生死万物皆无异处,此为仙之道。”

“清静无为?道法自然?”他转身,凝视着眼前,那被染红的瑰丽山河:“若无这碌碌红尘,又何来的仙?”

“宁弃登仙路,便作红尘一剑侠!”

“那便去吧。”老者平静,他遵循超然之心,不会对此阻拦。

青年持剑毅然下山,即有剑气锋锐,从一队正在驱赶与残害此地百姓的骑兵中一斩而过,当即便是数十骑亡!骑兵皆骇,却见得一道身影从远处极速杀至,转眼间战斗结束,侵略军片甲不留。

接着此地便传出剑仙下凡,驱逐胡族的传说,最初众人皆以为仅是传说,却不想此后陆续有骑队被突袭截杀,不知不觉中胡族竟被那一人斩杀千军万马!胡族只得请族中巫师勇士前往逐杀所谓剑仙,却不想皆被斩杀,那青年虽是浴血遍伤,却一人一剑杀入万军之内,将胡族统领斩于剑下,一时间胡军皆崩,那人大笑,此后再不见踪影。

有人说,剑仙在斩杀敌首后便力竭而死,有人说他是其后又斩杀千骑方为乱军所杀,但更多人相信剑仙不曾战死,此后改容换貌浪迹江湖,更有人相信他回归仙界,依旧保佑着蒲州生灵,在危机再临时还将出现。

而事情真相,又有谁人知晓?

又是数百年过,依旧是这片土地,只是早已更了名姓,千年前的国祚已是不再,但金佛与剑仙的传说依旧流传,令众人对此谨记的是又一次惊人的灾难,此次,甚至超乎理解。

来自海中的海妖登上陆地,以恐怖之势击溃守军,海妖王拥兵十万,皆具非常之威,此代帝王畏于海妖之势而与之谈判,为保全自身将沿海十三州悉数让与异族,任由海妖肆虐。这些海妖徒手便可撕杀披甲兵士,更冷酷无情,甚至以杀戮为乐,十三州人如同坠落地狱,苦不堪言。

但在这里,依旧有着零星火种燃烧。

“仙?佛?他们皆不会救我。”冷厉的少年望着诸军冷冷开口,在他手中的钢刀闪耀寒芒,与地面上的几颗海妖头颅相对更腾起一等冷漠之势,敢顶着海妖暴虐来到此处的皆可谓壮士,可见到如斯少年也不免心生寒意。

“它们狠,那么我们便要比它们更狠,它们妖,那么我们便化身修罗,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只有让它们知道我们人族绝非软弱羔羊,人族不可欺,只有令它们流出足够的鲜血才能报仇雪恨,将这些妖孽赶回大海!”

众人剧震,却没勇气与那目光慑人的少年对视,于是一支名为修罗军的反抗力量成立,分明是人族却比海妖更狠,一次次不惜代价地与海妖厮杀,一次次使用毒计,甚至不惜屠戮同族诈降反攻,乃至以十万人性命为饵坑杀海妖主力,历经大小战役数百,入侵地面的海妖终究仅剩二万,随着一场燎原大火慌不择路地随海妖王逃回大海,而为赢得这场战争人族付出上百万人与无数城池的代价,堪称生灵涂炭,血流无尽。

“为种族存亡,唯以修罗之道铁血杀伐,断不可有妇人之仁!”曾经的少年已然步入中年,他威严盖世,在众人畏惧中成王,对于他驱逐海妖的事迹世人争论不休,因为在这过程中实在有太多人在这位修罗王的狠辣中身亡,他绝对是暴君中的暴君,但又确实是将人族从异族统治下解放的英雄。

当这尊修罗王西进,各州守军皆望风披靡,诸国各族几乎寻不出敢与此人争锋者,数十年后临近死亡的他下达最后一个命令,谴举国之力练就的海军入海,将海妖族斩草除根,损失过半的海军捧回了海妖王的头颅,他只望了一眼便发出令人遍体生寒的大笑随即身死,这尊王的姓名也将在青史永传,功过对错,自有后人评说。

“佛,仙,修罗?”这千年光景却在天之外被尽皆遥望:“自始源而出,如今,皆是我人族之道!”

只是一座大陆的历史却可折射太多,仅仅是凡人与初入灵阶的他们没有理解宇宙之大,也未必领略神圣之德,可在无形中他们接受了影响,选择将自己的家国执着守护,道有千万种,运用这些道者却有着同一种血脉,那便是人。

不论救世而亡,或是造下万古杀业落下地狱,他们皆在为自身的道路执着,为种族与生灵的存亡留下永久流传的事迹,如此,便是属于他们的辉煌。

万道通天,岂只有无为之道,一将功成万骨枯,却自有轮回问责,这种事迹还会在太多的国度、大陆与星辰上演,还会有更多,更强,行走更多道路的身影在眼前出现。孟单戈屹立虚空,他见到了那颂唱无上荣耀的血族家族,见到了那些从与自然而坚定守护宇宙之志的道族,见到了抑制杀戮本能,却加入星神军为宇宙而战的修罗族,也见到了星空的宠儿星族,飘渺超然,却亦认定职责所在的仙族……

当登临神灵的高度,一种大责将不可避免地加身,到那时无论何族何道,都将踏上献身于整个宇宙文明的伟大道路,孟单戈见得许多,此时他已是无需感慨,因为这座宇宙早已蜕变太多!

唯一不变的是,人族之心,亘求族强!

长春看牛皮癣最权威的医院
重庆有哪些感染内科医院
治疗白癜风南宁哪家医院最好
洛阳那家医院治牛皮藓效果好
哈尔滨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