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东土觅人间第四章杀机重重

发布时间:2020-01-24 22:19:54 编辑:笔名

东土觅人间 第四章:杀机重重

死牢内杀气腾腾,精铁牢房中,所有死囚都睁开了眼,看向站在牢外的四人。

苏恒手掌成爪,紧紧抓住白日中碰到的青衣杀手的脖颈,同时盯住另外一袭黑衣,随时准备出手。

“白衣苏魔什么时候开始会投鼠忌器了?”黑衣人似是没有再继续出手的意思,他负手而立,看向苏恒冷笑道,“若要动手,杀了他之后再杀了我便是,这才是你白衣苏魔的手段。”

“不用我出手,自然会有人对付你们。”苏恒的手再次收紧了一分,“现在打开牢门,我不会杀你们。”

“我们既然出手就已经报有死志,你如果有本事就自己动手吧。”黑衣人丝毫不为所动,他抬起手臂,露出绑缚在上面的黝黑弩箭,指向苏恒,“忘了告诉你,就在我进来之前,大牢的锁钥已经被我扔出了牢房,就算你杀了我们,也出不了这死牢。”

苏恒眼中煞气猛然升腾而起,左手又收紧了几分,白衣苏魔,什么时候被如此轻辱过?即便现在封印了无常念,也随之被封印了六成修为,可眼前此人必须要死!

就在这时,牢房外隐隐约约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有人正往死牢方向赶来!

黑暗中,苏恒的眼神越发冰冷,突然铮铮数声弓弦震动,苏恒手中的青衣杀手连续闷哼,紧接着便失去了声息。

这黑衣人竟杀了自己的同伙!

“白衣苏魔不过如此!”黑衣人看向苏恒,轻蔑地冷笑一声,“我陈家还以为你有什么通天手段,想不到却是如此货色,你就乖乖等死吧。”

说吧,黑衣人身形一纵,消失在黑暗里。

死牢外的脚步声越发清晰,牢房的锁链也在被人扯动,下一刻,死牢大门轰然打开!

“所有人都给我听好了,全部靠墙站好!”衙役头领高声喝道,然后一众衙役举着火把,拎着布满倒刺的刑棍鱼贯而入,在牢房之间的走道处站好。

死牢之中顿时灯火通明!

“大人!此处有打斗痕迹,还有一具死尸!”

一名衙役很快就发现了倒在地上的青衣杀手,以及地面上和墙壁上深刺的弩箭。

这时,一个身着金丝绿底锦衣的年轻人排众而出,衙役首领跟在后面,微弓着腰谄笑道,“三公子,果然如您所料,这死牢里有人准备劫狱!”

锦衣青年正是陈家三公子陈长山,他没搭理衙役首领的恭维,走到青衣杀手面前,掀开蒙面黑布,身体微不可查地颤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地站起身,“将此人头颅割下,挂在城门外,以儆效尤!”

此时,苏恒拉着无疆站在牢房里,看向衙役拉起来的青衣杀手,借助火光他看到了青衣杀手脖颈深处显露出来的怪异符号,似是字符又像是图案。

刚刚这陈家三公子的细微表情自然也落入他眼中,原本清晰的利害关系,似乎一下子再次扑朔迷离起来。

“你,就是杀了我五弟的凶手?”陈长山走到苏恒的牢房前,看向苏恒,想从苏恒脸上找到一些他想看到的表情,只可惜苏恒似乎并没有任何表情可供他探查。

“杀了你五弟的凶手,似乎另有其人。”苏恒微眯起双眼,看向陈公子。

果不其然,陈长山的面色微变,虽然依旧镇定,但还是没有逃得过苏恒的双眼。“看来你并不准备认罪,那人想来也是你的同伙,明天我会过来亲自押你回陈府伏罪!”

说罢,陈长山一甩衣袖便要离开。

“陈公子,我奉劝你一句,小心引火烧身!”苏恒淡淡的声音响起,陈长山冷哼一声大步走出牢房。

衙役们也赶紧快步离开,死牢中再次陷入了黑暗中,似乎这原本应该要惊动县官大人的劫狱事件,就这么消失弥尔。

“你就是那白衣苏魔?”衙役们刚走,刚刚出声帮助苏恒的声音再次响起。

苏恒这时才看到帮助自己的那人,原来就是与自己相邻牢房中关押的人,一头灰白长发蓬乱至极,挡住了此人的面貌,身上老鼠蟑螂四下窜走也毫无异样,一幅等死等到快要发霉的模样。

“正是。”苏恒还想道谢,不料却被此人瞬间打断。

“若是早知道你是白衣苏魔,我恨不得那人把你射成刺猬!这次若是你侥幸不死,我必杀你!”这声音平平淡淡,却藏有穿透人心的恨意。

苏恒身形一震,随即回道,“若是你出手,我会让你三招,以作今日相助之恩。”

“我赵齐天会用你相让?”蓬头人抬起头,看向苏恒,乱发下那一双紫瞳似乎穿透了黑暗,直盯向苏恒。

“你……!”苏恒突的心头一跳,此人的实力竟能真气离体!如此实力较之他没被封印前也差不了多少,再看此人面相,似乎与他年岁相仿,这怎么可能?

“赵施主,我虽与师傅相处不过数日,但师傅秉性并非如江湖中所传言那般凶恶,且那般诸多杀业也是因他被邪念控制,身不由己……冤冤相报何时了,赵施主……”这时,无疆走过来对着赵齐天行礼说道。

赵齐天看着无疆,开口道,“你这烂陀山的小和尚,怎么会和这种魔头混在一起?还称他为师傅,难道佛已经不在了吗?”

“我大师傅曾说,世人皆有佛性,即便是罪无可赦的恶人也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佛慈悲,愿度化尘世万苦。”无疆不卑不亢。

“我不懂你说的这些,只要你到时候不要自寻死路就行了。”赵齐天重新低下了头,“他杀了我最心爱的女人,所以他必须得死。”

无疆还想争辩,却被苏恒拦住了,“不管怎样,让你三招。”

“如果不是你杀了我的女人,就你这样的实力,我连看你的兴趣都没有。”赵齐天说完,就地一躺,看都不看苏恒一眼。

苏恒的呼吸粗重了几分,最终还是忍住了冲动,拍了拍无疆的肩膀,重新盘坐在地。

黑暗里,蟑螂和老鼠更加欢快了,血腥气让它们闻到了食物的香味,纷纷涌到地面的血泊中,牙齿摩擦,争抢撕咬的声音不绝于耳,即便是这些早已看淡生死的死囚,都不禁打了个哆嗦,生怕这些东西吃红了眼,把他们也盯上了。

一刀砍头没什么痛苦,怕就怕被一群老鼠蟑螂啃食一个多时辰,连骨头内脏都被啃完才咽气,这才最让人心颤胆寒。

苏恒将无疆挡在身后,脑海中思索着,他发现自己似乎被卷入了一场看不见的风暴之中。

刚刚那黑衣人虽然最后说了一句陈家,但可以肯定不是陈家人,看那怪异符号,应该是一个组织;紧接着陈家三公子又来,但却又似乎认识死去的青衣杀手,可是这么晚过来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告诉他明天会押他去陈家?还是为了把青衣杀手的尸体带走?那他又是如何知晓?

一切的疑问都太过扑朔迷离,若是没被封印之前,他倒是不惧这些,只要他屠刀高悬,除非那些踏入仙道的绝世高手,否则天地之大,也是任由他纵横。只是现在,封印了六成修为,实力不过才初入一品,对付一般高手还行,但要应付眼下这情形却是不足。

更何况,还有一个几乎就要冲破仙道天堑的顶尖高手虎视眈眈……

“师傅,你在想什么?”无疆被死牢里毛骨悚然的声音吓得不禁朝苏恒靠了靠。

“我在想,那黑衣人是怎么离开这死牢的……”苏恒抬起头,看向死牢顶部。

……

临近黎明,正是天地最为黑暗的时候,

一辆马车慢悠悠地走在黑暗的官道上,在湫城城门前停了下来。

“开门!”驾车的马夫冲着城门上的官兵高声喊道。

守城官兵举着长戈冰冷答道,“县官大人有令,不到天明,城门不得开启!”

“把门打开。”马车的帘子被掀开,从里面飘出了一句轻飘飘的话,马夫赶紧低头领命,他从座下抽出几根铁棒,“锵锵”数声接合成一根足有七八尺长的森然铁棍,然后大步走到城门面前,一棒子砸在城门上,只听一声轰然巨响,城墙上的守城官兵直接瘫软在地。

湫城城门竟被一股巨力直接轰开了!

马夫重新驾着马车,慢悠悠驶进了湫城,朝陈家缓缓走去。

陈家大公子回湫城了!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网上预约
信宜市中医院
治疗白癜风医院辽宁哪好
临沂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黑龙江牛皮癣专科医院怎么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