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通天神井 百八十五章 慕容朗(上)

发布时间:2019-09-15 23:00:35 编辑:笔名

通天神井 百八十五章 慕容朗(上)

;黑衣人的笑声回荡在井底,然后被井壁挡住反弹了回来。四处反射回来的声波叠加在一起,使得他的笑声十分诡异。不知为何,韩山、骆虎两人倒先浑身发颤起来。

轻轻咽了口水,韩骆两个元魂境的修者竟然能够感受到他们手心里的湿润。

只是一笑,便让两个元魂境手冒虚汗,这黑衣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因这一笑,萧云也再次把目光集中在了黑衣身上。大概是因为他的实力不足,所以对强者的感知没有韩骆那么敏锐;又或许是黑衣并没刻意施压在他身上,反正萧云等级不高,但却依旧镇定自若,全如没事人一样。

“能把我这老兄逼得口不吐言、无话可说的人,你小子怕是有史以来个吧。”黑衣也同样瓮声瓮气,扁着嗓子笑道,只是他依然侧身坐着,似乎连看都懒得多看萧云他们一眼。

听见黑衣的声音,萧云心中莫名地多了一丝失望。

刚才出现在这井底的瞬间,他就看见了端坐的黑衣。眼他就认了出来,这黑衣人正是那在皇宫之中将他丢进秘境入口的人,也是在秘境地宫下帮助他对抗锁尸七阎罗的人。

现在分析,黑衣人似乎一直都在帮助自己,再加上一些小的细节,萧云几次都猜测黑衣人的真实身份会是父亲。但屡次听到对方的声音,他的猜测就再也站不住脚。

然而声音也是可以伪装的,所以萧云现在心里百味陈杂。他很想知道黑衣的身份,他甚至迫切地希望黑衣就是他的父亲,再不济也要是和他父亲很要好的前辈,他很想走过去看清黑衣的真实面目。

但他同时也知道,这不现实。

既然黑衣选择隐瞒身份,那么他是绝不可能强迫对方相认的。

“如果是爸爸,他为什么不肯见我?如果不是,他又为什么把我丢进这秘境,让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升实力?……”萧云的心里很乱,他隐隐觉得这背后必有隐情,因此,他也暗暗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一旦从这秘境出去,他就要立刻去完成的决定!

萧云思绪不定,但韩山和骆虎却无时无刻不在警惕着。

“喂,你不是说我们过了三道关卡,就可以救出我父亲了吗?你不可以说话不算话。”黑衣的笑声渐渐止息,慕容青橙虽然有些畏惧,但事关她爹爹,她还是鼓足勇气喝问道。

喝问声飘荡而出,一如之前的笑声一样,久久回荡。

黑影两只眼睛如同射出两道精光,他望着慕容青橙,目光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边看还一边不住点头。只是他那黑漆漆的一团雾气缭绕的脑袋,让人看不出是喜是怒。

见对方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自己,慕容青橙突然生出一种被人把控的错觉。陡然醒转,她已是汗流浃背,吓得她连退四步,躲在了韩山和骆虎的背后,再不敢看黑影一眼。

“老兄,你就别吓他们了……你们去吧,慕容朗会在囚龙台上等着你们。”黑衣似是不愿再多说话,依旧扁着嗓子,扬了扬手,示意萧云一行人离开。

“怎么去?”韩山问道。

“怎么来怎么去。”

“慢着!”就在韩山带着慕容青橙准备转身之时,骆虎突然冷月刃一横,摆好拼斗的架势,问道,“你到底是谁?”

谁也没有想到在这关头,骆虎会冒险询问对方。对于韩山来说,只要得知了慕容朗会在囚龙台等他们,得知了慕容朗安然无恙的消息,他的目的就算是圆满达成了。

但骆虎不是。

被皇族中人拐进这帝国秘境之中,他虽知道皇族有心将他除掉,但他毕竟效忠炎华皇室数载,骆家五虎素以忠诚扬名。所以直到现在,他还想着刺探黑衣的底。

能够自由出入九州十国的凶险秘境,他认为眼前这黑衣和黑影绝不是泛泛之辈,极有可能对炎华帝国的社稷造成威胁。在骆虎心中,此时此刻慕容朗这个前朝皇帝的威胁已经远不及帝国内部的分裂以及眼前这两人带来的危机之感。

毕竟这是两个实力远在元魂境之上的修者!

若是他们出现在炎华帝国,必会影响整个炎华帝国,甚至整个赤县神州的局势!

“不关你事。”对于骆虎的提问,黑衣满不在乎,言语中颇不客气。

“你在这秘境之中所为何事?”明知不是对方一合之敌,骆虎依然不卑不亢。握着冷月刃的手心虽然虚汗外渗,但他仍旧努力挺直胸膛。

黑衣的不悦已经在他的话语里面表现了出来,而骆虎不依不饶的架势也已摆了出来。韩山眼见僵局,心想若是骆虎挑衅,惹得对方发怒,恐怕他们四人一人也别想活着离开。心念至此,他连忙去拉骆虎:“骆将军,我们先走吧。”

“不搞清楚我是不会走的,你们可以先行离去。”骆虎的性子也上来了,他铁了心要问出点什么。神州武道会将至,各国各朝大势力蠢蠢欲动,就在这时,皇族将他丢到秘境之中,这之间有些什么联系,骆虎可是大概猜到了。

因此,现在他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弄清眼前这两个神秘人的目的。

“你想知道?”黑影一开口,顿时四下的温度就低了下来。

骆虎不答,但眼中的坚毅却已经给出了答案。

温度骤降,萧云也是打了个哆嗦,从沉思中反醒了过来。

“皇族要灭你,你还时时刻刻惦念着皇族。大义凛然的骆家,我不知道该说你们忠,还是该说你们愚?”呵呵浅笑,黑衣全没动手的意思,摇了摇头端起酒杯,轻抿。

一愣,骆虎又挥了挥冷月刃,道:“是愚是忠还轮不到你来评断!”

黑衣依旧淡笑,瓮声瓮气地幽幽往下说:“不止是你

,骆伯虎、骆仲虎,你三哥、四哥此时的处境也不那么乐观啊。你觉得皇族既然对你动了手,还会允许你们活着吗?”

又是一愣,黑衣的话也正是骆虎所一再担心的。

听着两人的对话,韩山自知插不进去,所以护着慕容青橙退到井壁之下,以便骆虎和对方闪电交手之时能够保护慕容青橙离去。

一时之间,千丈竖井下面安静了下来,仅仅能听见“呼呼”的呼吸之声。

“神州武道会上,你想要知道的一切,你都会明了。”眼见骆虎依然没有退去之意,黑衣继续说道。

“神州武道会?你们真是想在神州武道会上有所行动吗?”听对方的话,骆虎半猜半哄,询问出声。

可谁知黑衣不再说话,倒是黑影好像怒了,他袖袍一挥,一股浓黑色的罡风顷刻间朝着骆虎他们四人卷积而来。

“聒噪之极!”

...

孩子半夜咳嗽厉害怎么办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大便干
肾炎为什么夜尿增多
孩子不吃饭是什么原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