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香港還要付出多少社會撕裂的代價

发布时间:2019-06-07 16:23:04 编辑:笔名

  香港还要付出多少“社会撕裂”的代价?

  [国内]香港《南华早报》中文21日发表何建宗署名文章,题目为《香港还要付出多少社会撕裂的代价?》。

  文章認為,占領行動早晚會結束,它能否帶來所謂真普選已經毫不重要。但它為社會帶來的遺害卻是長遠的,令人痛心的。摘編如下:

  19世纪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说:我们使用民主和民主统治这些词语的方式,导致了极大的混乱。除非提供这些词语的明确定义,并对此取得一致,否则人们就只能生活在无法摆脱的思想混乱之中,从而使那些煽动家和暴君大获其利。

  作为土生土长的香港人,经历了三周的占领运动,没有比上述引文更能反映这个城市的困境与无奈了。

  一年多前,运动的发起人以所谓公民抗命的概念为出发点,声称要通过违法行为和承担罪责,让市民看到现行的法律或制度的不公义,并以瘫痪中环作为胁迫,促使中央同意的特首普选方案符合所谓国际标准。

  稍微了解香港民主发展过程和基本法的人都应看到上述说法的谬误之处。首先,香港讨论的不是现行的制度,而是未来从无到有的特首普选。这只能比现有制度更民主,更进步,争论的是进步的大与小。所谓国际标准的普选人言人殊,但一人一票普选肯定比原有制度进步,确实是国际社会包括英美领导人近的谈话所确认的。除非香港要倒退回殖民地时期的港督委任制,我看不出这个运动是出师有名。

  就算认同运动发起人的观点,过去一个月的发展已经是完全脱离原有的剧本。原来的剧本是只让参与过商讨日和签署承诺书的成年人参与,未成年人不能参与,临场加入的成年人要即场宣誓。当发生暴力事件时,运动即时中止,参与者自愿接受拘捕和刑责。

  真实的情况完全相反:大量未成年人参加,暴力冲击接二连三,运动的目标竟退化为要与政府对话。警察被偏颇舆论影响没有果断执法,参加者没有被捕,牺牲的是数以百万计的市民。

  有一位上作家说得好,公民抗命原来的概念是以化个人牺牲换来化大众福祉,现在刚刚相反,是参与者小化个人牺牲为大众带来的痛苦!

  占领行动早晚会结束,它能否带来所谓真普选已经毫不重要。但它为社会带来的遗害却是长远的,令人痛心的。首先,它为年轻人灌输了占领有理的概念。先不论它的违法本质,这种我为了你争取权利因此有权剥夺你的权利和利益的想法是相当危险的,与专制无异!它颠覆了香港一向行之有效的,以尊重别人权利为基础的游行示威自由。肆无忌惮的建立路障以阻止警察清场,阻碍政府人员上班,暴力攻击警察,已经与其他地方推翻政府的行为相似。第二,运动变成不受领导和指挥,迈向无政府主义的暴民政治。香港有作家以木马屠城病毒来比喻已植入反抗意识的人,他们会反抗一切权威包括运动组织者,可谓一针见 血!教科书上的学术概念包括公民自主,直接民主,原来只是乌托邦式的美好想像,一旦落实到欠缺感的群众,或被搞事者乘虚而入,即马上失控,一发不可收拾。

  也许正如托克维尔所说,这一切源于对民主一词的混乱概念。香港要为这个好东西付出多少撕裂的代价?这个既有社会运动的激情又有公民抗命的不妥协特质的骚乱究竟把香港带到何处?托克维尔所说的煽动家,在香港不止一个,也不止三个,但这是他们不能回避的问题。

怎么治疗女生痛经
怎样才能快速治疗痛经
月经血块多经期延长